接待拜访古典文学网,祝您阅读痛快!
您地点的地位:首页 > 现代文籍 > 人物列传 > 孔子传

孔子传
    • 2012-05-28第一章 洗浴朝露 尼山降圣

      五岳独尊的泰山,犹如一位峨冠阔服,道骨仙风的巨人,俯览着人间沧桑。在它的南麓,汶河和泗水,好似阔服上的博带飘向远方,它的余脉峄山、防山、尼山等,犹如这锦袍上的花朵,粉饰着旖旎的风景。 公元前551年,古历八月二十七日清早,五峰坚持的尼山,洗浴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二章 仲尼习礼 征在发蒙

      孔丘自呱呱坠地的第一天起,就在两种大相径庭的情感气氛中生存--颜征在以广博的母爱抚养着他,施氏以无名嫉火吞噬着这幼小的生命。 颜征在从尼山上找回孩子,先在丈夫为她赁的那幢所谓空桑之地的茅草房里住了一个多月,然后才搬回家去。施氏一改昔日常态,满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三章 逆子放牧 慈母传鼎

      颜征在一把将儿子搂在怀中,嘴唇一张一闭地翕动着,但却说不出一句话来,双目泪流满面--这是冲动的泪水,宽慰的泪水,幸福的泪水潜认识报告她:儿子是一个智慧而有才气的人! 从当时起,孔子爱上了《易》学,在他的终身中,曾耗费了很大的精神研讨这门陈腐的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四章 五父陈棺 赴宴受辱

      公元前535年,孔子十七岁。 颜征在一病不起,咳嗽,喘气,多痰,痰中常带血迹。随着病情的减轻,脸颊反而变得绯红。每到下战书便发热,夜间则常大汗淋漓。曼父娘说,因劳成疾,这怕患的是痨病,需赶快预备后事。但孔子不信,他不信赖母亲会如许脱离他。他到处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五章 授室生子 初露矛头

      曼父眼疾手快,扑上前往,捉住了孔子的双臂,奉劝道:你和他们怄什么气,我们御车,不也有让牲口踢着的时间嘛?你刚跟我学赶车的时间,那马并不听你的呼喊。要害是要练妙手中的鞭子,鞭子一甩下去千钧重力,并且鞭鞭打在关键之处,还愁克服不了烈马! 孔子听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六章 学无常师 苦末路决议

      公元前525年,孔子二十七岁。 深秋,天像漏了似的,连阴雨下个不绝。曲阜城鲁国初级馆舍前,雨帘里一个高峻的男人在倘佯。他头戴苇笠,身披蓑衣,双脚踏在泥水中,缩颈耸肩,满身颤动,显然,他已在此期待多时了。这位大汉不是他人,正是孔子。 迩来孔子趁工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七章 杏坛育人 德降子路

      这一夜,孔子没有合眼,他刻意扶正这风雨飘摇的殿堂,转变这礼崩乐坏的实际。要修葺这将颓的大厦,就必要少量的栋、梁、檩、柱、椽,这些质料天上不会失,只要办教诲来造就。这教诲该怎样措施呢?于是他像一个织女,在编织七彩的长虹;像一个工匠,在绘制美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八章 仲由拜师 冉耕退学

      子路提着矢箙弓箭离开户外,摆好箭的,练起箭来。他嗖、嗖、嗖连发三箭,箭箭中的,内心以为好不爽快。他临时性起,连连发射,直至矢箙中的几十支箭全部射光,这才把弓一扔,索性躺在草地上看那天上白云行空。 堂上传来朗朗诵书声,那声响似吟似唱,抑扬抑扬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九章 周都修业 学问益进

      自从吸取了孟氏兄弟退学,孔子办学的经费失掉了相对的包管。 孔子作学问,不似有些人那样,东一筢,西一扫帚,而是有着严酷的方案性,常会合数年工夫,专事某一方面的研讨,诸如普查民风风情,研讨音乐实际,等等。迩来他正联合讲授理论,深化研讨周礼。在研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十章 去鲁适齐 泰山问苦

      孔子奉君命出使周都,学礼、学乐、学道,自发恩宠光彩,并且见效颇大,一无所获,内心像阳春三月的花朵,正怒放喷鼻香,归家后不等与门生和家人们攀谈,便登鲁宫回奏。昭公日思夜盼的是孔子能从洛邑带回一件得力的东西或尖锐的武器,有这一东西或武器在手,便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十一章 景公问政仲尼闻《韶》

      齐国事西方第一大国,领土在如今的山东中部和东部一带,地皮肥美,农业兴旺,并富有鱼盐之利。早在年龄初期(公元前685-前643年),齐桓公任用大政治家管仲举行革新,加强国力,成为西方霸主。眼下是齐景公统治的期间,也是大政治家晏婴活泼的期间,国度稳固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十二章 孔子遁逃 秋子悲城

      高昭子府第,孔子寓所。 子路风尖仆仆,将一对玉斗放在孔子眼前说:此乃国君请役夫转赠高昭子,请其谏景公派兵,帮国君返国复位。又拿出一双玉环:此乃国君奉送役夫。又拿出一件羊羔皮衣: 此衣国君赐门生。 孔子拿起鲁昭公赠物,玉环晶莹葱茏。孔子抚玩了一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十三章 归里主婚 观庙教子

      一只航船,在汹涌的洋面上险些被风波掀翻,一旦抵达口岸,便觉宁静,安然;孩子在外受人欺凌,一头扑进母亲的度量,每每委曲得放声大哭;千禽日暮回巢,万兽薄暮归穴,它们的巢穴并非都那样宁静、暖和和甘美,但却俱都春风得意,由于这是它们本身的家;太阳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十四章 泗水观澜 泰山抒怀

      孔子带一班门生回到杏坛,见一对中年男女正在大吵大闹,那女的还流着泪水。门生们纷繁劝慰,毫有效果。见孔子返来,他们像见到救星似地扑了已往,争着讲叙事变的原委,让役夫评判黑白。 原来他们都寓居在阙里,应看成孔子的邻居。这位中年男人自号鲁夫君,既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十五章 玙璠之争 阳虎馈豚

      一年前子路便出仕蒲邑宰了,此番回曲阜,是专为看望役夫的。几天来,他向役夫报答了到差以来的环境,讨教了很多从政的学问,陪役夫游泗水,登泰山。登泰山之后便前往蒲邑去了。 一个月后季平子病卒。去世前,他深知儿子斯的能干,清晰地看到季氏的大权行将落到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十六章 役夫运筹 家臣潜逃

      三天前,孔子将子贡叫到身边说:赐呀,烦你来日诰日前去蒲邑,召仲由前往,为师有要言相嘱。 子贡不解地问:子路兄拜别不敷两日,为何又要召回? 孔子表明说:闻听由正于蒲邑构造农人挖沟开渠,以备防汛排涝之用 子贡惊叹说:此乃未雨缱绻之举,防患于已然也。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十七章 孔子初仕 春到中都

      生存是水,但不像潭中之水、湖中之水那样海不扬波,而像江河之水,后浪推着前浪;大海之水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生存又像六月的气候,秘密莫测,说翻就翻,说变就变。 季孙氏的封地费邑为公山不狃所盘踞,此人早有叛季氏之心,但却不似阳虎那样耀武扬威,锋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十八章 夹谷会盟 孔子显身

      三桓回到曲阜,将中都所见奏明鲁定公,于是委任孔子为小司空。大司空是孟孙氏世袭的官职,司空掌管天下地皮兼督工程设置装备摆设。孔子一上任便领导部门门生和署衙事情职员翻山越岭,勘探土性,脚印险些普遍天下各地。然后,凭据勘探所得和年老时做委吏,乘田的现实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十九章 司寇执法 人民沾恩

      从隆冬过去者方知春天的暖和,久病初愈者方知康健的幸福,渡过漫漫永夜者方知灼烁的巨大,初出窟窿者方知天地的广阔。鲁国恒久受齐晋的陵暴与胁迫,一旦挺起胸来,昂开始来,怎能不兴高采烈!夹谷会盟,孔子斥齐君臣,斩齐乐师,不费一兵一卒收复了久已得到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二十章 计强公室 行堕三都

      公元前498年,孔子五十四岁。 孔子做大司寇不到两年,不但获得了交际上的庞大成功,并且把鲁国管理得政清民安,一派乱世升平情形。孔子执法,差别于别人,罪不容诛者虽然也逍遥法外,乃至处以极刑或死罪,如淳于氏就被车裂于市,但更紧张的因此仁德,以礼法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二十一章 王卿施计 君相迷色

      一场风暴到临,江河湖海都要出现波涛。鲁定公御驾亲征,堕成失败,凯旅回朝,犹如鼓起的一场风暴,鲁国政界的领袖人物,头脑上无不出现波涛。 季氏宽绰的议事厅里,季桓子又一小我私家在独斟独酌地喝闷酒。季桓子和他的先父季平子一样,每当头脑懊恼和操持新的阴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二十二章 孔子离邦 子贡答贤

      鲁国本年的郊祭举行得马虎简朴,定公不等礼节举行终了即与季桓子各自前往,与齐所赠之歌女高兴调情去了,一应余事交给孔子管理。实际使孔子事与愿违了! 这天一早,孔子便毕恭毕敬地洗浴梳洗,坐卧不宁地离开南门外到场郊祭。这时的孔子已再不是为了听音乐,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二十三章 抚琴答疑 弹剑得救

      孔子师徒一行几十人就住在颜浊邹医生家中,自有卫灵公供粟,等候机遇从政,一展雄图。 卫灵公欲用孔子,委以重担。宠臣弥子瑕奏道:主公忘却文王以西岐片席之地而灭殷纣吗? 卫灵公说:先祖功业,岂敢忘却! 弥子瑕凑到卫灵公眼前,故作秘密地说:孔丘乃今世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二十四章 史鱼死谏 蒯瞆杀母

      却说店内歌声又起,孔子唱着歌从室内走到门外。简子一摆手,匡人呼啦一声拥上,在简子的领导下,俱都一揖到地,行礼谢罪。简子说:武夫卤莽,有眼不识泰山,错将鸿鹄当燕雀,轰动了大贤大圣,真乃罪不容诛也! 孔子急遽行礼道:将军乃嫉恶如仇,何罪之有!都...

    • 2012-05-28第二十五章 孔子诞辰 子贡游说

      卫灵公并未捉到孝子,蒯瞆先是逃到了宋国,后又奔到了晋国,投靠了赵简子,与阳虎结为伯仲之好,为卫海内乱埋下了种子。有朝一日,蒯瞆势必在赵简子的鼎力大举支持下返卫攫取君权,这是后话。 话说孔子师徒一行在蒲乡与公叔戌歃血缔盟:此番脱离卫国,不再前往帝...

    页次:1/2 每页25 总数40    首页  上一页  下一页  尾页    转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