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待拜访古典文学网,祝您阅读痛快!
您地点的地位:首页 > 亚博体育app大全 > 唐诗大全 > 王昌龄的诗

断弦收与泪痕深:王昌龄诗《听流人水音调》全文翻译赏析

作者:泉源:未知颁发于:2012-05-08 20:22:31阅读:
    听流人水音调

    王昌龄


    孤舟微月对枫林,

    分付鸣筝与客心。

    岭色千重万重雨,

    断弦收与泪痕深。

    王昌龄诗观赏

    这首诗约莫作于王昌龄暮年赴龙标(今湖南黔阳)

    贬所途中,形貌听筝而惹起的感触。

    首句写景,刻画了三个意象(孤舟、微月、枫林)。

    我国古典诗歌中,素有借月光写客愁的传统。而江上见月,月光与水光交辉,更易震动客子的愁情。而“孤舟微月”也是写的这种意境,“愁”字未明点,是见于言外的。“枫林”表示了秋日,也与客愁相干。

    这种阔叶树生在江边,遇风收回一片肃杀之声。“孤舟微月对枫林”,会合秋江晚来三种风景,就组成极凄清的意境,下面的形貌为筝曲的演奏发明了一个典范的情况。此情此境,只要音乐能消解他乡异客的愁怀了。“分付”即发付,摆设意。弹筝者于此也就黑暗退场。“分付”同“与”字照应,意味着奏出的筝曲与迁客心境相印。“水音调”(即水调歌,属乐府商调曲)原来哀切,此时又融入漂泊江湖的乐人(“流人”) 的客观情感,岂能不惹起“同是天涯沉溺堕落人”的迁谪者心田的共鸣呢?这里的“分付”和“与”,它们既含演奏弹拨之意,其又将景致、筝乐与听者心境牢牢相连,使之融成一境。“分付”双声,“鸣筝”叠韵,使诗句铿锵上口,富于乐感。诗句之妙,恰如钟惺所说:“‘分付’字与‘与’字说出鸣筝之情,却解不出”(《唐诗归》),所谓“解不出”,正是说它可意会而难言传,言有尽而意无量。

    次句刚开端形貌筝曲,三句却提到“岭色”,好像又转到景的形貌。实在,这里与首句写景性子差别,可说还是写“鸣筝”的继承。大概晚间真的下了一阵雨,使岭色处于有无之间。大概只不外是“微月”如水的清光形成的幻境,层层山岭好像迷蒙在雾雨之中。

    无论是哪种境况,对迁客的心境都有衬托陪衬的作用。

    “千重万重雨”不但写岭色,也兼形筝声;不但是视觉抽象,也是听觉抽象。“千重”、“万重”的复叠,给人以噪音繁促的表示,对弹筝“流人”的庞大心绪也是一种表示。在写“鸣筝”之后,如许将“岭色”

    与“千重万重雨”并置一句中,省去任何叙写、联系关系词语,形成诗句多义性,含蕴富厚,连通了视听觉得,令人低回不已。

    弹到激越处,筝弦忽然断了。但听者感情冲动,不能自制。这里不写泪下之多,而换言“泪痕深”,造语抽象奇怪。“收与”、“分赋予”用字有异曲同工之妙,它使三句的“雨”与此句的“泪”组成比方干系。意喻听筝者的泪乃是筝弦网络岭上之雨化成,无怪乎其多了。这想象新鲜奇特,发人妙思。“只说闻筝下泪,意便浅。说泪如雨,语亦寻常。看他句法字法运用之妙,便使人涵咏不尽。”(黄生评)这首诗从句法、音韵到通感的运用,颇具特征,并且都无益于意境的发明,浑融蕴藉,而不表现,《诗薮》称之为“连城之璧,不以追琢减称”,可谓知言。
本文泉源于古典文学网www.hkhjgjpm.com),转载请保存原文链接及注明来由。
颁发批评共有条批评
用户名: 暗码:
验证码: 匿名颁发
最新批评(共有 0 条批评)
  • 相干栏目:
  • 唐诗三百首
  • 李白的诗
  • 杜甫的诗
  • 白居易的诗
  • 王维的诗
  • 王昌龄的诗
  • 柳宗元的诗
  • 韩愈的诗
  • 陈子昂的诗
  • 高适的诗
  • 李商隐的诗
  • 岑参的诗
  • 王之涣的诗
  • 杜牧的诗
  • 韦应物的诗
  • 李贺的诗
  • 张若虚的诗
  • 孟浩然的诗
  • 刘禹锡的诗
  • 张九龄的诗
  • 温庭筠的诗
  • 崔颢的诗
  • 李颀的诗
  • 刘长卿的诗
  • 王勃的诗
  • 杨炯的诗
  • 卢照邻的诗
  • 骆宾王的诗
  • 贺知章的诗
  • 孟郊的诗
  • 贾岛的诗
  • 王建的诗
  • 韦庄的诗
  • 张籍的诗
  • 元稹的诗
  • 许浑的诗
  • 宋之问的诗
  • 张继的诗
  • 李真个诗
  • 卢纶的诗
  • 陆龟蒙的诗
  • 钱起的诗
  • 皮日休的诗
  • 皎然的诗
  • 罗隐的诗
  • 贯休的诗
  • 李益的诗
  • 司空曙的诗
  • 李绅的诗
  • 李德裕的诗
  • 杜荀鹤的诗
  • 冯延巳的诗
  • 鱼玄机的诗
  • 杜审言的诗
  • 薛涛的诗
  • 曹邺的诗
  • 元结的诗
  • 李世民的诗
  • 常建的诗
  • 祖咏的诗
  • 储光羲的诗
  • 虞世南的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