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新用户注册
您地点的地位:古典文学 > 怎样赢利 > 古典武侠小说 > 薛丁山征西 >

第17回 赠宝薛丁山下山 柳夫人母子相逢

第17回 赠宝薛丁山下山 柳夫人母子相逢

话说值殿官即忙鸣钟伐鼓,宫监报进宫中。殿下李治穿着龙袍出宫升殿。宣历程咬金,俯伏金阶,口称:“殿下千岁爷在上,老臣程咬金见驾。愿殿下千岁千千岁。”李治啼声:“王伯平身。请御椅上坐。”程咬金谢坐,坐在阁下。殿下开言道:“孤父王前往破虏平西,未知胜负怎样?今差王伯回朝,未知降何旨意?”程咬金奏道:“圣上龙驾亲领人马,一起势不可当,连夺三关,如入无人之境。不意他设个空城之计,入了锁陽城,苏宝同调百万戎马,将锁陽城团 团 围住,风雨不透,日日攻击。驸马发兵,在阵前骗去昆仑,被他还锏身亡。越日尉迟宝林、尉迟宝庆兄弟二人,被他飞刀所害,尸体不克不及完全。元帅亲领六师自出,又被飞镖所伤,众将救回。去世了七日,然后还陽,至今未好。折了戎马有数,上将数员,高挂免战牌。城中粮草将尽,事在危殆,有惊天子龙驾,以是单人匹马穿出辽营到此请援。现旨意一道,请千岁寓目。”李治殿下出位跪接父王旨意,睁开龙案上,看了一遍,说:“原来我父王被困锁陽城内,命孤出榜文招取能人,到朝领兵,前往破番。”遂对程咬金道:“父皇旨意要出榜文,不知是何意?”程咬金说:“这牛鼻子道人善算陰陽,以是得知。”殿下说:“事件早行,援军如救火,老王伯与孤调齐全军,练习阵法,一壁张挂榜文。”程咬金说道:“老臣晓得。”就此辞驾,午门已出,回到本身府中,裴氏夫人早已归天,有孙儿程千忠访问。千忠亦是青面獠牙,使一柄大斧,有八十余斤,两膊有千斤之力。程咬金得空细谈,自去摒挡。秦、尉二家公主夫人闻此音讯,苦恨不已,伤心哭泣,但见从驾而去,不见随驾而回。乃设立灵帐,殿下亲临吊奠,文武百官皆来亲祭。

另言云梦山川帘洞王敖老祖,当年救了薛丁山留在洞门,收为徒弟,教习 兵书,不觉过了七年,知道紫微星被困锁陽城,白虎星有难。面前目今应该父子相逢,因此唤师傅丁山,前去西冷救驾,使他父子相会,并且又能立功立业,多么不美。啼声:“徒儿过去,有话要对你说。”薛丁山听师父召唤,忙到蒲团 前跪下,启问:“师父,有何付托?”王敖老祖道:“薛丁山,你今劫难已满,应该离我仙山。今有西冷苏宝同反叛,唐王有难,被困锁陽城;汝父为飞镖所伤,今命你下山,前去锁陽城救驾。你父子相会,安定西辽回朝,其功不小。”薛丁山听言启称:“师父,门生承蒙师父相救,甘心在山上修道,学永生之法,不肯到凡间中走矣!”说着,泪流不止。老祖说:“徒儿呀!你命应纳福禄也!焉能修道得成。”薛丁山说:“门生训练 兵书,才疏学浅,武艺卑微,本领寻常,怎样能到西冷杀退异邦人马,倘一失手,岂不有坏师父仙名,又不克不及救驾,父子亦不克不及碰面,如何是好?”老祖颔首说道:“公然不差,此去西冷,关关有虎将,寨寨有能人,焉能失掉西冷,苏宝同又锋利不外。呀!有了。”付托仙童:“去取我十件宝物出来,赋予师兄。”仙童领法旨去取了宝贝,送与薛丁山。老祖说:“此十件宝物能破辽邦,你可珍藏,后有效处。”十件宝物:一顶太岁盔;一件锁子天王甲,刀槍不进;一双利水穿云鞋,穿上腾云跨风;方天画戟;昆仑剑;玄武绣锦剑袍;一张宝雕弓;三支穿云箭;引出一匹驾雾行云龙驹马,给他坐骑。薛丁山受了十件宝物,满身披挂。老祖道:“此十件宝物,你带在身边,就能安定西冷。天机不行泄漏。”薛丁山又问师父:“师傅此去,不知何日再见师父。”老祖说:“我赠你四句偈言,日后繁华兴废了局,都在其内,你须牢牢牢记。”偈曰:

一见杨藩冤孽根,红丝系足是宿世;

两世投胎重出见,自家人害自家人。

薛丁山说:“师傅不知休咎,乞师父指示。”老祖说:“不须问我,后自应验。”薛丁山谨承师命,辞拜师父,离了仙洞,上了龙驹。老祖又叫师傅返来,我另有话说。薛丁山道:“不知师父另有何法旨。”老祖说:“今你父有难在西冷,被苏宝同飞镖所伤,我赠仙丹,你前往救父之命。”薛丁山道:“谨遵仙效法旨。”便将葫芦收了,告别师父,问道:“门生此去却往何地?”老祖说:“你往东北而行,原在龙门县,你父受职平辽王,镇守山西。你归去母子邂逅,速往长安,去揭榜文,到西冷退贼。”薛丁山一听此言,心中明确,将弓箭挂在腰间,告别仙师下山。这匹龙驹好烦懑便,但听风声,不用半晌,离开山西。

到龙门县,按落云头一看,早到平辽王府前,说道:“我几个年初不活着间,但不知母亲妹子怎样?”正在此想,只见走出一小我私家来,名叫薛青,仰面一看,问来源由,薛丁山细说一遍。薛青啼声:“小主人,你自从龙门射雁身亡,夫人整天痛哭,难过今日返来,使君子大喜过望。待君子出来转达夫人。”薛青离开中堂双膝跪下说:“主母,当年小主人未去世,特来禀知夫人,如今辕门外边。”夫人听了此言,心中大喜,付托薛青说道:“快快出去请大少爷出去。”薛丁山一进门,跪下拜道:“母亲,孩儿参见。”夫人仰面一看,公然是丁山,乃捧头大哭,说:“七年不见,今日邂逅。我儿细细道来。”薛丁山道:“母亲,孩儿当时射雁,误被父亲射去世,王敖师父即差虎衔去,救活儿性命,在山修道。今日师命孩儿下山,与我十件宝物,说圣上被围锁陽城,父亲被飞镖所伤,无人往救,面前目今长安挂榜求将,孩儿要往长安揭榜,领兵前年西冷,救父要紧,特先来参见母亲,随后就要动身。” 

夫人听了,大喜道:“难过仙师相救,飞年恩养,又前往救父亲,这也难过。”弓足小姐在内闻说哥哥返来,大喜,即忙走出中堂,见了哥哥,满心大悦。兄妹二人也有言语,转身参见樊氏二娘,部署团 圆酒,与孩儿拂尘。饮酒之间,夫人下泪说道:“孩儿呀!闻得西冷兵将暴虐,不卜你父生死生死?叫做娘的怎样担心得下?”丁山听了,忙跪下说道:“母亲不用愁烦,待孩儿嫡到长安揭榜,前往救父,母亲担心。”夫人性:“孩儿你要上长安去救父也而已!存亡愿统一处,为娘的同你前往,省得挂怀劳心。”弓足小姐上前道:“哥哥,小妹亦受仙母教习 仙法,炼就六丁六甲,金甲神符,武艺醒目,凭他番兵百万,那边在妹子心上。现与哥哥一同前往救父。”薛丁山说:“妹子果有仙法,一同前往更妙,但不知家事故乡王府托与何人?”夫人性:“托樊氏二夫人便了。”母子兄妹三人谈了子夜,各自回房。未至天明,各自起家,将家事尽托与樊氏夫人。摒挡齐全,兄妹竣事就绪,与母亲离了山西。百官相送,传令不用远送,放炮三声,径向长安小道而行。纷歧日到了长安进城,果见练习戎马。丁山离开午门,瞥见榜文张挂,有圣谕招将领兵到西冷救回圣上,官封万户侯,妻封一品夫人。薛丁山大悦,忙上前揭了榜文。守榜官瞥见,忙来见鲁国公程千岁。咬金听说,忙下马离开榜前,见一少年将军。程咬金大喜道:“昨日张榜,今日就有人揭榜。待我问他姓名,有何本领可退得辽兵。” 

要知后事怎样,且看下回剖析。

相干栏目:
  • 三侠五义
  • 兴唐传
  • 七剑十三侠
  • 绿牡丹
  • 永庆升平后传
  • 说岳后传
  • 小八义
  • 杨家将
  • 永乐剑侠
  • 雍正剑侠图
  • 隋唐演义
  • 三侠剑
  • 小五义
  • 薛家将
  • 罗通扫北
  • 薛仁贵征东
  • 薛丁山征西
  • 后代好汉传
  • 三遂平妖传
  • 呼家将
  • 薛刚反唐
  • 续小五义
  • 荡寇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