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新用户注册
您地点的地位:古典文学 > 怎样赢利 > 古典武侠小说 > 薛丁山征西 >

第24回 飞钹连伤唐上将 窦一虎揭榜求婚

第24回 飞钹连伤唐上将 窦一虎揭榜求婚

却说军士奔入帅府,启报城外番兵讨战。元帅道:“哪位将军出去迎敌?”上面应道:“小将愿往。” 元帅仰面一看,见是龙骧将军王奎,便说:“将军出去需要警惕。”王奎接令出了帅府,下马离开教场,点了三千铁甲人马,离开城边,付托放炮开城。三声炮响,开了城门,放下吊桥,冲到阵前。仰面一看,见一番僧,头戴毗卢帽,身披猛火袈裟,内穿熟铜甲,坐一匹金狮马,手持浑铁禅杖,纸灰脸,双方排开三千罗汉兵。王奎大喝—声:“狗秃贼,休来讨去世!快叫苏贼出来会我。”飞钹僧人听了,震怒说:“狗南蛮休要多言,放马过去!”王奎道:“你这秃奴便是飞钹僧人么?”答日:“然也!既知我名,尚敢与我对敌。俺不斩无名之将,通下名来。”王奎道:“你要问本将军之名吗?倾耳细听,我乃大唐王驾前大元帅麾下龙骧将军王奎即是。”飞钹僧人听了,把马一纵,抡起禅杖就照顶门一下。王奎把手中大刀只一枭,架在一边,还了一刀。僧人也架在一边。一往一来,战有三十回合,僧人料不克不及胜,兜转马头就走。王奎那边肯饶,把马一鞭,追下去了。”僧人转头来一看,知已中计,忙把禅杖放在判官头上,怀中取出飞钹一祭。王奎仰面一看,见光亮一道,扑面打来,躲闪不及,打得头脑迸出,去世于马下。三千铁骑上前来救,被罗汉兵杀得大北。回进城中,折了一千三百戎马,乃紧闭城门。忙报进帅府道:“启帅爷,欠好了!王将军出战,被僧人打去世了。”薛仁贵听了震怒,道:“可恨妖僧,伤我一员上将。”即传令:陵云、主成上帐,领导三千人马出城,将妖僧斩首;又点马标领导人马出去押阵,若二人不堪,即前往救,这番人马倘有差失,即鸣金收军。那二人得令,出了帅府,满身披挂,竣事就绪,提槍下马,即来教场点了人马。离开城边,付托放炮开城,随着三声炮响,城门大开,放下吊桥,二将冲出阵前。只闻战鼓如雷,向僧人就刺。飞钹僧人将铁禅杖挡住二人大战。两柄长槍如长蛇一样平常,乱刺乱搠,或在前心,或在两肋,僧人哪能反抗得住,行将飞钹打了上去。不幸两位好汉,都丧在两扇飞钹之下。马标见了,魂不在身,立刻鸣金收军,紧闭城门,进营报知元帅。薛仁贵震怒说:“这妖僧云云凶勇,一刻之间,连伤我两员上将,不知用何武器,这等锋利?”马标禀道:“启元帅,他用飞钹祭在空中,有万道金光,遮人线人,故此二将未曾防范,被他打去世。”元帅震怒道:“马标,你既为押阵官,见有飞钹妖法,何不早说。探事不明,何能押阵?左右将马标绑出斩首。”众军士将马标推出辕门一刀杀讫,进营报元帅,呈上首领。

元师见双方众将皆恐惧起来,不敢出战。单有窦一虎上前说道:“小将愿往。”元帅说:“窦将军,闻你有仙传之术,定能破这妖僧,与你令旗一壁,步卒三千,作速出阵去。”窦一虎接令出了帅府。他不戴头盔不穿甲,头上扎就太保红,身穿绣龙墨战袍,脚踏粉底乌靴,大红裤子,拿了黄金棍,带三千步卒,开了城门,离开阵前。飞钹僧人仰面一看,见城中冲出一队兵,不见主帅。心中正在怀疑,窦一虎即向僧人腿上打了二棍,好不痛苦悲伤。僧人往下一看,见一个矮子跳来跳去。僧人忙将禅杖来打,一虎用棍子相迎,杀了几个回合,僧人在立刻终是未便,倒被窦一虎一棍打在马屁股上。那马跳起来,险些僧人颠上马来。僧人忙打下飞钹。窦一虎瞥见,想来锋利,身子一扭,就不见了。僧人四下里看不见。窦一虎在地下叫道:“妖僧不要慌,我在地下。”僧人想道:唐朝有云云异人,怪不得元帅大北,怎能夺回锁陽城?忙将两手拈下两扇飞钹,向地下说:“你这矮子,你躲在地上,岂不要闷去世了,少不得气闷不外。快伸出头来,待我把你活活打去世,方消此恨。”那窦一虎听见僧人如许言语,在地中哈哈大笑:“妖僧人可稀罕,你要将飞钹打我,只怕还早些,我在地中行走,不怕闷去世,我今回营去矣!”说罢,鼓掌大笑,只听笑声渐远,僧人气得满面通红。窦一虎回进营中,元帅一见,问道:“窦将军返来了,你刚刚发兵输赢怎样?”窦一虎说道:“这个僧人公然锋利,若无地行之术,亦被他打得成了肉泥矣。”元帅听了,心中暗想:这妖僧飞钹云云锋利,今阻住在此,怎好进兵。开言说道:“窦将军且退,待本帅思一奇策,须要擒他。”传令城门高挂免战牌。

再言僧人瞥见城上挂出免战牌,哈哈大笑。嫡又来讨战,又见免战牌挂出。僧人在城下千般痛骂,至晚方回。连续三日,俱皆云云。薛仁贵聚了众将说:“那僧人云云锋利,诸将可有奇策,能退番兵?”尉迟青山说:“要破番兵,除非放出生子,他有仙师教授十样宝物,是王敖老祖师傅,出阵可擒妖僧。”众将一齐道:“尉迟将军之言不差,必需小将军,方可退得。”元帅说:“军令已出,再不挽回,众家将军不用多言。”众将迫不得已,各自回营。

看看又过了三日,元帅无计可施,就令挂榜营门,有人退得僧人,破了飞钹,奏明圣上官封万户侯,锦袍一件,玉带一条,黄金千两,决不食言。”榜文—挂,那窦—虎见了,心中暗喜:谁人薛弓足小姐稳稳得手了。便离开帐前说:“小将有计可以破飞钹,要求元帅恩赏。”元帅大喜道:“窦将军,你果有奇策破了飞钹,本帅赏你锦袍二件,玉带一条,还要请旨封官。”窦一虎笑道:“小将不肯请旨封官,不贪锦袍玉带,只要一句话儿欠好说,若元帅见允,小将便能破得飞钹。”元帅道:“你俱不要,要本帅赏什么?快快说来。”窦一虎带笑说道:“小将乃夏明王之孙,当本日子之表侄。今见令爱小姐尚未定婚,要元帅将令爱小姐许配我,我有仙法,能破飞钹。然落伍兵征西。未知元帅肯否。”薛仁贵一听此言,非常震怒,想道:夫人没见地,不应带女儿一同到此,被矮子瞥见,倒来开言。于是震怒说道:“你这蠢物,本帅虎女,焉能配你犬子。也罢!你若破了飞钹,本帅另眼对待。若说婚事,断断不克不及。”窦一虎道:“元帅不用发怒,大将仍回棋盘山去了。”军士正要来拿,见窦一猛将身子一扭,就不见了。

元帅亦迫不得已,心中暗想,面前目今正是用人之际,他若归去了,飞钹那个能破?兵又不克不及进,不如骗他破了飞钹,允不允由我。乃向地下说道:“窦将军,我不杀你,且出来,你若破得飞钹,回朝之日将小女与你结婚。”窦一虎在地入耳见元帅相允,便钻出来道:“既蒙许诺,现在便称岳父了。”薛仁贵心中敢怒而不敢言,只得说道:“但不知你有何计能破妖僧飞钹?”窦一虎说:“待小将彻夜半夜时间,往番营偷取飞钹,杀了妖僧,嫡元帅就好进兵了。”元帅道:“既然云云,你彻夜前往,依计而行便了。” 

不知窦一虎能盗得飞钹否?且看下回剖析。

相干栏目:
  • 三侠五义
  • 兴唐传
  • 七剑十三侠
  • 绿牡丹
  • 永庆升平后传
  • 说岳后传
  • 小八义
  • 杨家将
  • 永乐剑侠
  • 雍正剑侠图
  • 隋唐演义
  • 三侠剑
  • 小五义
  • 薛家将
  • 罗通扫北
  • 薛仁贵征东
  • 薛丁山征西
  • 后代好汉传
  • 三遂平妖传
  • 呼家将
  • 薛刚反唐
  • 续小五义
  • 荡寇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