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新用户注册
您地点的地位:古典文学 > 怎样赢利 > 古典武侠小说 > 薛丁山征西 >

第27回 皇后火鹊烧八将 薛元帅子媳团聚

第27回 皇后火鹊烧八将 薛元帅子媳团 圆

却说苏锦莲皇后传令放炮起行。炮响三声,大队人马径向锁陽城进发,纷歧日早到锁陽城。付托安下营盘,将锁陽城四面围得风雨不透,鸟飞不外槍尖,蛇钻不进人马,好不锋利。再言薛元帅大获全胜,三支人马一同进城。所得粮草东西旗帜,不可胜数。即与众将商量起兵西征。

这一日升帐,只听得炮声连天,探子报入营中说:“启上元帅,西冷国苏皇后领兵四十万,要来报恩,又将城池围住了。请元帅决断。”元帅听了,震怒道:“可恨苏宝同将帅印交 他姐姐番后,复领兵到来,又将城池围住。你这小小番后有何本事,前来与本帅对敌。也罢,趁她扎营未定,点兵出城,杀他个片甲不回。”即点周青等八员总兵出城,须要生擒番将。周青等接令出贵寓马,大家竣事就绪,手执武器,往教场点了一万人马,离开城边,放炮开城。那八家兄弟都出城离开阵前,双方射住阵脚,营中鼓响如雷。仰面一看,只见苏锦莲领导三千番婆,一声炮响,冲出营来。但见她头戴闹龙金冠,狐狸尾倒挂,雉尾高挑,面如满月敷粉,装成两道秀眉,一双凤目,小口樱桃,红唇内细细银牙,身穿一件黄金砌就鱼鳞甲,腰系八幅绣龙白绫裙,小小弓足,踹定葵花镫腾云马,手持打神鞭,胜比昭君再世,犹如西子还魂。那周青纵立刻前喝道:“胡 妃番后,本总兵看你手无缚鸡之力,竟敢领兵到此给我祭剑?”苏锦莲喝道:“你这狗蛮子,将我兄弟杀得大北,因而娘娘来取你这蛮子性命。”周青嘲笑道:“你的狗弟尚且不堪,况且你一女流。贱婢放过马来!”这边战鼓擂动,苏锦莲把鞭一指,喝道:“照打罢!”这里八员将官一齐上前,将番后围住。苏锦莲见唐将浩繁,虚晃一鞭,勒马败阵而走。八位兄弟随后追逐。苏锦莲把鞭一指,即忙取身世边葫芦,念动真言,放出有数火鹊,望八员总兵烧未来了,非常锋利。周青等一见,魂惊魄散,都被烧得焦头烂额,败进城中。

一万唐兵被番后杀得大北,折了八千人马。元帅瞥见,心中张皇,不想兄弟们遭番后火鹊灼伤,谁去出阵?丁山上前说道:“孩儿出阵擒此番后。”元帅道:“我儿出去,需要警惕。”传令秦、窦二将同去掠阵。三人同出了帅府,领了戎马,来至阵前,那苏锦莲仰面一看,只见薛丁山面如白玉,唇若涂朱,胜比宋玉,貌若潘安,不觉欲火难禁,满身发痒。丁山喝声:“番婆,不要呆呆看我,照戟罢!”一戟直望面门上刺将已往。那番后吃了一惊,忙催坐马追下去,放出火鹊。薛丁山说声“来得好”,左手挽弓,右手拔出穿云箭,照火鹊一射,只听得一声响,那些火鹊无影无踪。番后见破了火鹊,非常震怒,忙祭起神鞭。薛丁山啼声欠好,正中后心,口吐鲜血,大北而走。幸得身上穿天王甲,不致伤命。如果别将,便成肉饼矣!那番后啼声:“那边走?”把二膝一磕,骑马牢牢追来。追过荒山,看看追上,薛丁山正在发急,只听山头上有虎啸之声 ,仰面一看,见一个打柴男子,生得奇形怪状,手持铁锤,在那边打虎。薛丁山叫一声:“姐姐救我一救。”那男子望下一看,说道:“小将军,你是哪一个,为何一人一骑奔到此间,求救于我?”薛丁山说:“女将军,我是平辽王薛元帅之子,因奉诏书征西,刚刚阵上被番后打中后心,我负痛而逃,她在背面追下去了,我诽谤甚痛,不克不及抵敌,万望姐姐救我一救,没齿不忘大恩。”那男子嘻嘻笑道:“这个容易,请世子暂避树林之下,待他追来,我当敌住,杀他个有去世无生。”说罢,只见苏锦莲追上山来。薛丁山心慌,躲在林内。背面番后见了男子,问道:“刚刚有一少年将军,可曾到此?”男子说:“他在林内。”番后听了,立刻追入林中,不防范男子抓起去世虎照番背面上打将上去。那番后措手不及,啼声:“哎呀!”跌上马来。薛丁山上前,取了首领,忙来道谢救命之恩,说:“叨教姐姐姓什名谁,回营见告父亲,前来相谢。” 那男子道:“奴姓陈,名金定。祖贯中原人氏,父亲陈云,昔为隋朝总兵,奉旨借兵,漂泊西番乌龙山寓居,樵柴为生。母亲毛氏,乃异邦之女。上无兄,下无弟,我本年一十七岁,只因生长在西番,面黑又丑,浑号母天篷。寒舍不远,另有言语相问。”薛丁山道:“多蒙姐姐盛意,但我有军令在身,不及细谈,我缴令之后,再来道谢。”陈金意见他执意要去,忙将丹药与他装好说:“我嫡望你到来,不行失信。”薛丁山说“知道”,下马出了山林。走到半路,撞见了秦、窦二将,三人大喜,同到城中,入帐缴令。

元帅问道:“刚刚秦、窦二将说,你被番后金鞭打伤,吐血而走,番后拍马追逐,为何反得她首领?”薛丁山道:“爹爹呵!孩儿被她打伤落荒而走,被她赶到山林,正在危殆,幸有那打柴男子,悄悄抓起去世猛将番后打去世,救了孩儿。打柴男子之父原是隋朝总兵,名唤陈云,漂泊西番。望父王送金帛,谢她救命之恩。”元帅道:“既是我儿的大恩人,该当相谢。”问程咬金道:“翻戏岁,他父是前朝总兵,你一定认得,就烦一行。”咬金答应。越日同丁山带了金银缎匹,望乌龙山而来。陈云闻知,远远相迎,接入草堂,分宾主坐下,各通姓名。咬金说:“昨蒙令爱相救世子,今日元帅备礼,差老汉同世子来道谢救命之恩。”陈云说:“翻戏岁,下官漂泊西番数十余年,久闻中原已归大唐,每欲思归,恨无机会。我家小女乃武当圣母徒儿,前日有言,与世子有姻缘之分,如不嫌小女貌寝,我就嫡送到营中,与世子结婚。我家怙恃甘心执鞭随镫,报效微劳,相助征西。承蒙礼品,作为聘仪,望乞周旋。”程咬金说:“极是,老汉作伐,就此握别。” 

回到营中,阐明来由,元帅依允。薛丁山说:“爹爹,这使不得的。”元帅说:“陈云既要将女儿送你结婚;该当答应,方不负救命之恩。陈金定小姐固然貌丑,但她乃武当圣母门下,法力无边,将她带在军中,定能助一臂之力,我儿嫡须备下礼品车马,前去欢迎她怙恃离开帅府,为父的做主,与你结婚。”薛丁山不敢有违,即忙端正。

再说后营夫人小姐晓得,心中高兴;窦仙童闻知陈金定本领高强,亦是心中乐意,敦促丁山早些端正。话言未了,只听炮声连响,陈云匹俦亲领女儿到了。薛元帅立刻接入帅府,摆设筵宴,当夜结婚。陈金定敬庞大娘,窦小姐感她救夫之恩,不分大小,姐妹相称。一夫二妻团 圆,配合庆祝。再言那番兵四十万人马,见主将已丧,又都被唐兵杀得乱七八糟,便四散而逃。

不知后事怎样,且看下回剖析。

相干栏目:
  • 三侠五义
  • 兴唐传
  • 七剑十三侠
  • 绿牡丹
  • 永庆升平后传
  • 说岳后传
  • 小八义
  • 杨家将
  • 永乐剑侠
  • 雍正剑侠图
  • 隋唐演义
  • 三侠剑
  • 小五义
  • 薛家将
  • 罗通扫北
  • 薛仁贵征东
  • 薛丁山征西
  • 后代好汉传
  • 三遂平妖传
  • 呼家将
  • 薛刚反唐
  • 续小五义
  • 荡寇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