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待拜访古典文学网,祝您阅读痛快!
您地点的地位:首页 > 古典小说 > 古典武侠小说 > 薛丁山征西
最新保举

第31回 樊梨花无意杀父 小妹子故意诛兄

作者:泉源:颁发于:2017-02-10 20:42:43阅读:

第31回 樊梨花无意杀父 小妹子故意诛兄

话说樊梨花见薛丁山出兵进关,离开内衙。樊洪说:“女儿今日发兵,胜负怎样?”樊梨花说:“爹爹,孩儿今日开兵,会着薛丁山,被女儿连败他数阵,失利而回。”宿将听了大喜,说:“幸得女儿术数醒目,以泄吾忿。嫡须要把薛丁山擒了。”小姐道:“爹爹,儿奉师父之命,说我与薛丁山有前世姻缘,女儿犹恐薛丁山亦如杨藩之丑,今阵上见薛丁山才貌出众,武艺轶群,因此孩儿不忍侵犯,恐负师父所嘱。故此把终身相许,放他回营。嫡必来拉拢,万望爹爹垂允,归顺唐朝。不知爹爹意下怎样?”樊洪一听此言,圆睁怪眼,拊膺切齿,骂声:“无耻贱人,哪有此理?婚姻自有怙恃作主,岂有女儿阵上招亲,掉臂廉耻。你这贱人留下何用。”遂拔出腰间宝剑,望女儿头上砍来。

樊梨花见父亲发怒,立刻规避,不敢走近身前。因见势头欠好,没法遮护,只得也拔出剑来抵挡。那宿将一发震怒,连声痛骂:“小贱人,你敢杀父么?吃我一剑。”正要砍将已往,谁想脚上穿的皮靴一滑,将身一闪,一跤跌下去,刚撞着小姐剑尖上,正中咽喉,扑通一响,跌倒在地呜呼身亡。小姐见了,吓得丢魂失魄少忙抱住大哭道:“非是女儿故意杀父,事出无意。”早有人报知樊龙、樊虎。弟兄闻知俱震怒,一同提了宝剑,赶进内衙,痛骂道:“你这小贱人,为何弑了父亲?违逆不孝,饶你不得,吃我一刀。”小姐见来得猛烈,也把宝剑架住,哭诉道:“二位哥哥且休入手,容白一言,天理昭彰,岂敢乱伦弑逆。因父亲要杀小妹,妹子把剑架住逃脱,恰好父亲一跤跌倒,撞着小妹剑尖而亡。两旁有家人共见。望乞哥哥宽恕错误之罪。”樊龙、樊虎道:“父亲虽则误去世在你手,也饶你不得。”于是举刀乱砍。小姐无法,把剑相迎。兄妹三人在内衙混战,战到三十回合,樊龙措手不及,被樊梨花斩了,樊虎也被一剑砍去世。樊梨花暗想:杀去世二兄,出于家门不幸,兄弟阋墙,如之奈何。遂放声大哭。老汉人闻听,吓得六神无主,立刻赶来,见了三个尸骨,好不酸心,遂大哭道:“樊门不幸,生出这个不孝女儿,弑父与兄,叫我怎样了得?今日子去世夫亡,靠着谁来?”叫一声宿将军,与两个孩儿,枉是官高爵显,今日去世在无明之地。大哭一番,晕倒在地。小姐见了,上前来救。片刻方醒。遂抚慰道:“母亲,父亲与哥哥既去世,不克不及复生,有女儿在此,决不教母亲受苦。需要收殓父兄,省得薛丁山晓得。否则,姻事就不可了。”付托家人备办三副灵柩,霎时收殓,停在西厅。付托男女家人,不许声扬。夫人迫不得已,只得依允。

再言越日小姐披挂,升坐帐中,传令全军说:“只为父兄遭其意外,我今立意降唐,关键旗帜扯起降唐字号。”却好程咬金离开城外,见了降服佩服字号,心中大喜,付托报进。樊梨花母女闻知,出关欢迎,接入府中,分宾坐下。程咬金道:“本官奉元帅之令,特来与小姐作伐,配对世子丁山。为何令尊令兄不见来相会,却令老汉人小姐会我?甚不行解。”樊梨花犹恐母亲说出前情,遂接口道:“不瞒宿将军说,只为家父与二兄有病,不及欢迎,多多冒犯。何况投唐一言既出,决无变动,只消元帅择一谷旦完了婚,一同西进。”程咬金听了,啼声:“夫人,既然投顺,归去请元帅戎马进关。”夫人说:“领教。”程咬金告别而出,离开营中,对元帅说了,元帅大喜。只要薛丁山不乐,因父亲作主,必不得已,传令大小全军进兵寒江 关。三声炮响进了关门,夫人、小姐接入。元帅和柳氏夫人见樊梨花非常仙颜,伉俪二人大喜。

程咬金说:“今日黄道谷旦,恰好与世子结婚。元帅说:“翻戏岁之言有理。”当晚就与世子结婚。乐人送入洞房,伉俪坐下,薛丁山问道:“叨教娘子,今日花烛之期,诸人俱在,为何你父兄不出来相见?”小姐回说有病。薛丁山道:“我不信,须要讲个明确,方好做伉俪;不阐明白,就要去了。”小姐见他盘问,满面通红,心中想道:“此事久后要明,况今既已成花烛,没关系明言。遂将劝降发怒,父亲跌去世剑尖,二兄兄弟阋墙。薛丁山听了此言,震怒,骂道:“贱人,你不忠不孝,父兄岂可杀得的么?留你必为后患,少不得我的性命也遭汝手。”遂拔出腰间宝剑,说道:“要为你父兄报恩。”小姐说:“我与你既成花烛,并胆同心,奴家纵有不对之处,伏望饶恕。”薛丁山道:“要我宽恕,不克不及的了。”便一剑砍来。小姐也把宝剑迎住,说:“奴家由于伉俪之情,不忍入手,为何这般气末路,我劝你须忍受些。”薛丁山不听,复又一剑砍来。小姐道:“小冤家呀!我让你砍了两剑,千求万求,你须要杀我么?”薛丁山骂道:“如许不忠不孝的贱人,不杀你,留下何用。吃我一剑!”小姐震怒,立刻举起宝剑敌住。丫环见了,飞来报知元帅。元帅大惊,传令二位媳妇快去劝慰。窦仙童、陈金定衔命一齐离开房中,陈金定一把扯住薛丁山往外就走。窦仙童拦住樊梨花,说道:“妹妹,你才与官人第一夜 伉俪,为何就末路起来了?未来怎好过日子?做丈夫的,也要忍受;做老婆的,也该警惕,岂可用刀相杀。我劝妹妹忍受。”樊梨花道:“姐姐呀!我正在此让他,谁想他越弄越真了。他道我弑父与兄,须要杀我,把我连砍三剑,你道气也不气。”窦仙童道:“这与妹妹什么干系!怪不得你动气,待我去抱怨他,必来谢罪。”樊梨花说:“多谢姐姐。” 

再言陈金定扯了薛丁山,来见元帅。元帅骂道:“畜生,樊小姐雕虫小技,营中谁是她敌手,她奉师命与你攀亲,归顺我邦。乃,我主洪福齐天,第一夜 与她大闹,假使激变,如之奈何?快快进房谢罪。若不依我言,军法处治。”丁山道:“只为这贱人弑父与兄,有逆天大罪,容她不得。若恕了她,未来弑父弑君,无恶不作,宁肯激变,难容这贱人。”元帅听了,喝声:“畜生,你公然不进房去么?”丁山道:“孩儿今日逆了父命,断然不要这贱人。”元帅付托将士,将他捆打三十荆条,羁系牢中。元帅对程咬金说:““烦老柱国相劝樊小姐,待畜生日后转意,便成百年大事。”程咬金奉了元帅之命,来对樊梨花说:“小姐,你公公命我来劝你,万事看公婆之面,刚刚已将世子打了三十,监进牢中。少不得苦难起来,天然转意。劝小姐忍受几时罢!” 

樊梨花听了,满眼堕泪道:“多谢千岁劝我,焉能不从。拜上公婆,我已发愤守着薛门,请担心。”程咬金听了,说:“难过,难过。”即别了樊梨花,复兴元帅。再说小姐哭见母亲,提及此事,今日暂往黎山,去问明师父,为甚姻缘云云隔绝?问个明确,方好回家。夫人泪流不止,啼声:“女儿,你现在八岁时节去了,有二位兄长在此;现在你去了,叫做娘的孤苦伶仃,如之奈何?”小姐道:“母亲担心,女儿此去,不外几天就返来的。” 

不知日厥后与不来,且看下回剖析。

本文泉源于古典文学网www.hkhjgjpm.com),转载请保存原文链接及注明来由。
颁发批评共有条批评
用户名: 暗码:
验证码: 匿名颁发
最新批评(共有 0 条批评)
  • 相干栏目:
  • 三侠五义
  • 兴唐传
  • 七剑十三侠
  • 绿牡丹
  • 永庆升平后传
  • 说岳后传
  • 小八义
  • 杨家将
  • 永乐剑侠
  • 雍正剑侠图
  • 隋唐演义
  • 三侠剑
  • 小五义
  • 薛家将
  • 罗通扫北
  • 薛仁贵征东
  • 薛丁山征西
  • 后代好汉传
  • 三遂平妖传
  • 呼家将
  • 薛刚反唐
  • 续小五义
  • 荡寇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