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新用户注册
您地点的地位:古典文学 > 怎样赢利 > 古典武侠小说 > 薛丁山征西 >

第52回 丁山神箭射妖龙 应龙芦花为水神

第52回 丁山神箭射妖龙 应龙芦花为水神

却说樊梨花瞥见应龙到来,大喜,啼声:“孩儿,你一直在那边?叫为娘的何日不思,何时不想,直到今日才来见我。”应龙听了,堕泪啼声:“母亲,孩儿凭血气之勇,擅自打阵,身丧铁板,一灵不散,离开凤凰山,会得我妻神女,对我说:‘你宿世是芦花水神,合当归位。’发文前往,谁知有一孽龙,先已占据水府,将文书扯碎。我妻震怒,同我点起神兵,与他交 战。神女被捉去,未知存亡,孩儿逃阵,风飘到一山,遇到轩辕老祖说:孩儿宿世是北海小金龙,蒙天主敕旨,封芦花河龙神,只因蟠桃会调戏神女,谪下凡尘二十年,与神女结婚,有七宿姻缘,今当共同。不想孽龙骁勇。孩儿蒙老祖赐夜明珠一颗,降龙竹杖一条,离别了老祖,到河内与他大战,三日三夜不分胜负,望母亲助孩儿一臂之力,使儿复归水位。”樊梨花说:“我儿既去世,今又为神,这妖龙作祟,不愿让位,为娘与你仙凡远隔,怎好去水中助你?”应龙道:“这不难,母亲嫡带兵到河滨,孩儿引他出来,母亲摆设将箭射他。”樊梨花道:“你们都是龙形,认辨不清。”应龙道:“孩儿是条小金龙,胸前挂一颗夜明珠,爪钩竹杖,那条妖龙,生有独角牛头,浑身赤黑,两眼铜铃,爪捧长枪槍。母亲把稳。”说罢,变作龙形去了。樊梨花惊醒,大呼一声,说:“应龙我的儿,怎样就去了?”睁眼一看,原来是梦。

不觉天明,元帅升帐,点齐众将,将梦中之语阐明,叫诸将服膺在心。众将一声允许,立即起马,离开河滨。公然河滨息事宁人。众将瞥见,拈弓在手。只听水中一声嘹亮,现出一条小小金龙,胸有明珠,在水中翻波逐浪。又听一声响,涌起一条乌麟龙,独角牛头,眼似红灯,爪捧金槍,腾空追小金龙。众将万弩齐发,却被薛丁山神箭,照定妖龙咽喉射去,立地跌落波心,几个回旋翻身,竟直去世水面。那小金龙复下水去了,霎时海不扬波。元帅大喜,下令抓妖龙登陆,见头上带着神箭,浑身腥臭。即付托把妖龙头砍下,悬在营前,身材化为尘土。命前锋罗章速搭河桥,建成之日,即起兵西进。罗章得令。再言小金龙离开水府,有巡海夜叉报知,黑鱼左丞相,鲤鱼右丞相,虾兵蟹将,齐说:“妖龙已斩去世,快迎新君复位。”左右二相撞钟伐鼓,传齐众将,笙箫细乐,开了龙门,接入应龙。仍变为人登了龙位。众将朝参拜毕,新龙君说:“快请神女相见。”黑鱼丞相奏道:“那神女被妖龙擒来,监在牢内。”龙君下旨,立即放入迷女,付托掩门,然后相见。应龙说:“斩了妖龙,与妻相会,摆酒庆祝团 圆。” 

再言元帅斩了妖龙之后,停顿三日,传令起兵西进。过了芦花河,到了西岸,一起前往,有一座平地挡住。传令扎下营盘,嫡发兵打关。众将允许,扎下营盘。再言这座山,名曰金牛山,山上有一关,关中守将姓木,名崖,号太保。国王封为总兵,镇守此关,生得头如笆斗,眼以铜铃,青脸獠牙,身长二丈,有番兵十万,非常勇猛,且有异术,正在帅府与头名副将青狮、敷衍说:“前日国舅同二位智囊到此说,叫我紧守,休放唐兵过关,他往白云洞,求父李道符仙长前来,要报此仇,杀尽唐兵。”二将说:“主帅有如许本领,何惧唐兵!”忽有番儿报进,启上:“帅爷,唐兵已到关下。”朱崖道:“有这等事。”下令城上多设炮石弓弩,若唐兵讨战,速来报知。番卒听了,即忙出关去探。

再言大唐元帅升帐,命前锋罗章带了人马去取关。罗章领令,带了人马,下马提槍,顶盔贯甲,一声炮响,出了营门,杀到关下。仰面一看,只见金牛山双山并立,高接青云,中心有一座关门,在半山之中,大书金牛关三字。旗帜插满,命令明白,有数番兵守住。罗章赶到半山,令军士痛骂。番兵报上关去:“启帅爷晓得,关外有唐兵讨战,口中痛骂。”朱崖听了震怒,付托备马抬斧,竣事就绪,带了番兵,放炮开关,冲到关外。罗章仰面,见关内冲出一员番将,生得非常凶险,忙提槍直刺过去。朱崖把手中宣花斧迎住,两下交 战,战有一百个回合,不分输赢。朱崖诈败,回马就走。罗章不知是计,把马一拍随后赶来。朱崖将身一扭,现出三头六臂。罗章一见大惊,回马要走,被朱崖伸出一双神手,悄悄将罗章捉去,即收了法,带了人马,杀回阵中,直奔番营。

唐兵见前锋被捉去,忙逃回营,报知元帅。元帅震怒,说:“朱崖是何妖物?敢捉我前锋。”令刘仁、刘瑞发兵迎敌,快捉番奴。二将得令,带了人马,双骑出营,杀将已往,正撞着朱崖。朱崖面前冲出青狮,提起狼牙棒,迎住刘仁;敷衍举降龙杆,接住刘瑞,双方大战。四骑交 锋,并无高低。敷衍喝声:“休走!”逐步摇身一变,是一只黑虎,劈面抓来,将刘瑞拿去。刘仁大惊,正欲回马,青狮大呼:“往那边走!”酿成一个青狮,直奔前来,又将刘仁拿去。青狮、敷衍复现人形,朱崖大喜,打失利鼓回关。

唐军探子报营中说:“两位将军又被他拿去了。”元帅大惊道:“他用何术捉去三将?”掠阵官禀道:“第一阵前锋被朱崖太保现出三头六臂,伸手拿去;第二阵二刘将军出战,遇他副将青狮、敷衍,现出青狮、黑虎拿去。”元帅听了,好不烦闷。秦汉听说师傅被拿,上帐讨令出战。金桃、银杏二位公主也哭上帐,要发兵为—丈夫报恩。元帅掐指一算,三将被拿,大事不妨,说:“三位将军不用多虑,今日天气已晚,嫡发兵。”三人不敢违令,各回本阵。

越日元帅升帐,点齐众将,亲身发兵。令秦汉、窦一虎押阵,窦仙童、薛弓足为左,陈金定、刁月娥为右;薛丁山在后监军;从容中军,直奔关前大喝道:“快放唐将出来,万事全休;如有差延,冲破城池,消灭净尽。” 

说犹未了,只听关中炮响,朱崖引兵杀出。离开平川之地,双方射住阵脚,摆开阵势。朱崖出马,樊梨花同四员女将亦到阵前,说道:“谁出阵擒这番奴?”背面闯出秦汉、窦一虎、薛丁山三将,冲出阵去。敷衍敌住窦一虎,青狮迎着秦汉,朱崖接着薛丁山,分头而战。敷衍、青狮被二将杀得汗流背湿,不克不及取胜,变出怪相各现本相,要来擒捉矮将。秦汉飞入云霄,一虎上天去了。青狮、敷衍着了急,转身收法,来战薛丁山。元帅瞥见,令窦仙童、陈金定出去助战。二将领命,俱来资助。薛丁山一发逞威,朱崖谅敌不住,转身就走。薛丁山不舍,在后追逐。朱崖又现出三头六臂,伸手来拿,吓得薛丁山魂不在身,一跤跌上马来。元帅见了,同着薛弓足、刁月娥三骑并出,赶来相救。朱崖正欲动手,却被薛弓足救去。樊梨花双刀敌住,不怕三头六臂,祭起诛妖剑砍去朱崖神手。朱崖大呼一声,神手中又冲出一道红光,复又伸脱手来,要捉樊梨花。樊梨花大吃一惊,又祭起诛妖剑砍去,反被神手接住。樊梨花看势欠好,同刁月娥回马便走。朱崖在后赶来,刁月娥匆忙取出摄魂铃一摇,朱崖在立刻翻身跌下,复了本相,借土遁而逃。

再言窦仙章、陈金定大战青狮、敷衍,不分输赢。青狮、敷衍变了本相,来拿窦仙童。仙童匆忙祭起捆仙绳,将狮虎捆住,唐兵便来拿下。二人复变为人。

元帅出兵回营,解进二人。那青狮、敷衍跪下求道:“我们万年修炼,望元帅宽恕。”元帅怒道:“你二人是何妖物,敢来助恶,阻我天兵。”敷衍道:“我是财神眼前黑猛将军。”青狮道:“我是文殊菩萨门生青狮童子。私走下凡,要阻唐三藏取经之路,乘兴来投朱崖,焉敢顺从天兵。望元帅放我,再不敢在此拦截。”元帅说道:“若不看财神菩萨之面,定斩汝首。”付托解去捆仙绳,说声:“去罢。”二人拜谢而去。不知后事怎样?且看下回剖析。

相干栏目:
  • 三侠五义
  • 兴唐传
  • 七剑十三侠
  • 绿牡丹
  • 永庆升平后传
  • 说岳后传
  • 小八义
  • 杨家将
  • 永乐剑侠
  • 雍正剑侠图
  • 隋唐演义
  • 三侠剑
  • 小五义
  • 薛家将
  • 罗通扫北
  • 薛仁贵征东
  • 薛丁山征西
  • 后代好汉传
  • 三遂平妖传
  • 呼家将
  • 薛刚反唐
  • 续小五义
  • 荡寇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