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新用户注册
您地点的地位:古典文学 > 怎样赢利 > 古典武侠小说 > 薛丁山征西 >

第68回 丁山奉旨葬仁贵 应举探亲遇不良

第68回 丁山奉旨葬仁贵 应举探亲遇不良

且说大唐天子高宗征西回京,西番来贡七十余国,天子大悦。一日坐朝,鲁国公程咬金上朝将薛氏征西之功启奏。高宗听了,即加封薛丁山为两辽王,命工部督造王府,开支赋税。工部领旨。又封丁山宗子薛勇汉州总兵;次子薛猛红罗总兵;三子薛刚登州总兵;四子薛强雁门总兵。医生人窦仙童为定国夫人;二夫人陈金定为保国夫人;三夫人樊氏劳绩最大,封威宁侯,一品夫人。其父薛仁贵,身丧西冷,追谥文侯,立庙四季享祭。柳氏、樊氏,俱封一品太夫人。别的部伍各官,俱恩赐一级。丁山父子谢恩出朝,向鲁国公王府道谢。全部各家元勋,俱至薛府拜贺,丁山逐一回拜。

且表工部制作王府,三月竣工。丁山卜吉进了王府,宗子勇,次子猛,辞了祖母、父亲和三位母亲,离别上任而去。各府爵主相送饯行在十里长亭之上。且表丁山在府,对四子薛强道:“我儿,你二兄俱已上任去了,为父心中有一事,为儿年老不克不及差你。”薛强上前欢膝跪下,说道:“爹爹有事告知,孩儿可以任用。”丁山道:“吾儿,你父在西冷时,曾许下上房州还愿,欲差你三兄前去,但他急躁好酒,又恐中途肇事,故此留在京中。你往雁门,正是顺道,以是着你前往。”薛强允许,离别父亲并母亲三位夫人,二位祖母太夫人。窦氏及两辽王和陈、樊二位夫人嘱咐儿子路上警惕。薛强领命,带了数员家将,竟往四川而去。丁山缅怀父亲尸骨尚未埋葬,即与太夫人及三位夫人商量。窦夫人性:“这是正直之事,相公就请假辞主,速往山西埋葬,不行怠忽。”丁山又道:“面前目今朝廷非常谨慎,倘禁绝请假,如何是好?”梨花道:“这不难,若主上有阻,相烦程老师一保,再无禁绝之理。”丁山匹俦商量已定,即写奏章,越日上朝。一壁到鲁国公程咬金处,说:“欲往山西埋葬祖先,求上柱国在圣主驾前力保。”咬金听了,呵呵大笑道:“你伉俪有此孝心,万事俱在老汉身上力保。”丁山拜谢回府,预备嫡上朝。

越日五更三点,高宗驾坐早朝,传旨众官有事奏上,无事退朝。只见左班中闪出一员大臣,象笏紫袍乌靴,俯伏金阶奏道:“臣两辽王薛丁山,有本上奏。为臣父平辽王薛仁贵,随驾平西,现停在报仇寺中,尚未埋葬,非人子之本旨。乞恩赐臣葬父于山西,事毕回京办事。”高宗将表细看,说道:“王兄,朕欲留你执政,同享繁华,以报卿平西大功。卿既思葬父,亦人子之分,权依所奏,朕仍撤宫前鼎炉,以王礼埋葬,委部御祭,留威宁侯樊夫人执政辅政。”丁山谢恩。天子进入后宫,文武各散。丁山回到府中,与二位太夫人,三位夫人说知,越日别了诸公爷,同了太夫人、少夫人,百口大小抚柩出京,只留樊梨花及三令郎薛刚在京。天子即警察到山西御葬,有左相徐敬业,右相魏旭,各家公爷文武百官,送至十里之外,另备礼品助葬。天子又赐黄金一千两,白银万两,金瓜月斧,上方宝剑。倘山西有不肖官员,任先斩后奏,准请假三年,葬事完了,即回京办事。丁山望阙谢恩,百官俱在午门相候。丁山一见咬金,上前行礼:“下官有一事相托。”咬金道:“何事?”丁山说:“晚生三子薛刚在京,他性浮好酒,倘不守礼制,烦请上柱国斧正。”咬金说:“这个天然,无劳挂记。”丁山即唤樊梨花,同薛刚出堂嘱咐一番,然后放炮起马,一起官员欢迎。

且说薛刚见父亲去了,更无拘谨,交友 秦梦之子阔面虎秦红,尉迟景花名白面虎,罗昌花名笑面虎,王宗立花名金毛虎,太岁程月虎等,相互意气相投,长安城中,大家恐惧,皆云五虎一太岁。或到教场走马射箭,或到旅店中吃醉肇事,城中文文官员俱不敢惹,便是鲁国公程咬金亦若何怎样他们不得。忽一日有一人乃山西人氏,姓薛名应举,前至京中求名,二则省亲。其妻王氏亦伴随相伴,正遇着张君左之子张保同了很多仆人在街上走过。张保在立刻瞥见王氏生得非常仙颜,满心欢乐,令仆人唤他匹俦回话。仆人领命,离开薛应举眼前说道:“我家令郎唤你匹俦到府中问话。”应举道:“吾与你家令郎素不相识,有何话问?”众仆人道:“见了天然相识,且有利益。”说着扯住就走。王氏恳求,那边肯听。王氏夫人大呼道:“太平时世,又不犯法,白天拿人何以?”街上人见张府势大,谁敢上前相劝。拿到府中,禀告令郎道:“一双匹俦已唤到了。”张保见了,满面笑颜道:“兄长尊姓台甫?何方人氏?因何到此?”应举见他问得有礼,甚是担心,乃回道:“小生系山西人氏,同妻王氏到京,一则求名,二则省亲。今经唤来,两不相识,求令郎发放,我匹俦二人戴德不浅。”张保道:“你既探亲不遇,在京无靠,尔妻王氏,我非常中意,今已留在府中,不若多把些银子与你,归去再娶怎样?”应举听了,震怒道:“我堂堂夫君,才疏学浅,岂是卖老婆的?快放我等,如其不允,不愿甘休。”张保道:“你老婆来得去不得。”付托将王氏锁在后堂,将应举提出府前,王氏瞥见,扯住丈夫,痛骂张保:“你这狗夫君,倚父奸雄,逼迫良民老婆为妾。倘得诉于天子,处治你一门,方消我恨。”张保听了震怒:“你云云可爱。”付托左右将这仆从解到西安府去,说他偷取张府金银。左右领命,将应举捆住,解往西安而去。那西怎知府见是张府发来的盗犯,屈打成招,问成去世罪,越日处决。

且言那王氏被张保叫众侍女捉入后堂去,吓得丢魂失魄,两手被捆,迫不得已,只是大哭,泪流满面。张保笑道:“娘子不用伤心,且从我罢!日后少不得有个小夫人之位。若阻抗不从,亦难过旋里。你丈夫做了匪贼,西怎知府问成去世罪,更不克不及活的了。”王氏听得丈夫被屈,问成大辟,越发心如刀刺,把头向张保乱闯。张保性急,正要用强,忽家人报知相爷回府,唤令郎问话。张保无法,行将王氏交 老妈把守在后花圃内,夜里再与她结婚,即出中堂而去。老妈同王氏到后花圃中,老妈问其根由,王氏将丈夫被诬,并己之苦,诉了一番。老妈道:“我听娘子之哭,已有悯恻之心。你且坐息半晌,待早晨人静放你走。那令郎畏惧相爷晓得,必不追查。”王氏听了老妈之言,转悲为喜,双膝跪下道:“老妈若救了贱妾,我匹俦来生犬马相报。”老妈道:“娘子请起。”待至二更,老妈开了园门,王氏逃去。王氏再三致谢活命之恩。

且言令郎被相爷唤去,骂道:“有书不读,整天在后花圃顽耍,以后若不在书房攻书,家法处治。”张保被禁一月不足。及至偷闲问起,老妈回说王氏投池身故。

且言王氏逃出,无亲可投,暂在尼庵宿了一夜 。越日走到邻居上,探询探望丈夫着落,忽闻人说,嫡中午监斩暴徒。王氏一闻此言,即问道:“长安城中要斩何人?”邻居道:“斩的是盗张府金银的外方人,姓薛名应举。”王氏听了丈夫名字,大呼一声,晕倒在地。街邻救醒,王氏骂道:“张保,与你宿世无冤,当代无仇,何以将我伉俪害得云云?真痛杀我也。”又大哭起来。街上人尽皆怜之,奈有力可救。且言这天薛刚统一班小好汉,在旅店内吃得烂醉陶醉,颠末状元坊嬉戏,离开金字牌楼,见一妇人哭倒在地。众小好汉喝开众人,着仆人上前问道:“这妇人因何痛哭?何方人氏,重新直说。”王氏止哭,说道:“妾身王氏,丈夫薛应举,同系山西人氏,丈夫求名,顺道省亲,两不相遇,被张君左之子张保抢至府中,逼迫丈夫卖奴与他做妾。丈夫不从,争论几句,临时惹恼,叫仆人将丈夫诬为匪贼,捆送西怎知府,问成大辟,嫡中午斩首。故此小妇人在此,求仁人小人化口棺材,收殓丈夫,聊尽伉俪情分。”说完又哭。薛刚等听了,震怒道:“你既云云贞节,嫡我等救他归去。你不行在此痛哭,恐张贼闻知,你丈夫就活不可了。”王氏道谢回庵而去。众小好汉各回府中。街上人性:“此是他造化,遇了三爵主,谅亦救得。” 

不知厥后怎样补救。且看下回剖析。

相干栏目:
  • 三侠五义
  • 兴唐传
  • 七剑十三侠
  • 绿牡丹
  • 永庆升平后传
  • 说岳后传
  • 小八义
  • 杨家将
  • 永乐剑侠
  • 雍正剑侠图
  • 隋唐演义
  • 三侠剑
  • 小五义
  • 薛家将
  • 罗通扫北
  • 薛仁贵征东
  • 薛丁山征西
  • 后代好汉传
  • 三遂平妖传
  • 呼家将
  • 薛刚反唐
  • 续小五义
  • 荡寇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