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新用户注册
您地点的地位:古典文学 > 怎样赢利 > 古典武侠小说 > 薛丁山征西 >

第72回 武后下旨捉丁山 三百余名尽遭灾

第72回 武后下旨捉丁山 三百余名尽遭灾

再言薛猛听了仆人之言,跌倒在地。夫人大惊,快扶起来,片刻方醒。夫人说:“好了,相公为奈何此?”薛猛说:“三爷肇事,牵连父兄,现在来云南拿我,我去是不去?”夫人说:“公公一家俱下天牢,只要相公,若到京中,性命难保。依妻之言,尽起云南戎马,杀上长安,救了公婆叔叔,除了昏后,更立新君。此计怎样?”薛猛说:“夫人此言差矣,我上不克不及报故主之恩,下不克不及报怙恃,吾薛氏二世忠良,有功于国,今日那特工张君左执政,各家国公俱已逊位,倘无人策应,薛氏受其骗局,遗臭万年。这断乎不行。”夫人堕泪,大呼一声:“薛蚪正交 三岁,何忍他受难。”薛猛说:“我有家将薛兴忠义,我与他结为兄弟,将子过继与他,方存薛门一脉。”薛兴说:“老爷在上,君子不敢当。”薛猛说:“现在托孤与你,休要推托。”蚪儿过去拜叔叔为父。薛兴告别,带令郎离了云南,逃往别处去了。

忽报钦差到了。薛猛自刎而亡,夫人大哭一场,撞阶而去世。大刀王殿进内,瞥见已去世,付托埋了。带兵回长安,奏知武后,说:“薛猛自刎,夫人撞阶而去世。”旨下既去世不究。

再言姜通到了雁门关,人说两月前就未见薛强。原来这薛强去太行山进香,闻知此事,不回雁门关,落荒而走。姜通只得回朝缴旨。张君左因薛刚被人劫去,并无着落。故这晚四更,即欲将丁山满门斩首,以除大患,倘拖延透露音讯,为害不小。旨下,即命何先去斩首。何爷奉旨,扫除刑场,唤齐了刽子手,到牢中将两辽王薛氏一家绑赴刑场,四面戎马围住,四更开刀。旨意又下,命武三思、张君左监斩。是夜灯球火把照射犹如白天,那刽子手即来至狱中,见了禁卒说:“薛家父子有万夫之勇,那边绑得他住?不如用个苦肉计。”众人齐说好计。来至内里,见了丁山,一齐跪下,启齿说道:“君子们蒙千岁看顾,君子家中多有怙恃老婆。”丁山大笑道:“是了,彻夜朝廷要斩我么?”众人性:“然也。”薛勇听得此言,啼声:“爹爹,欠好了!今日要斩我一家,孩儿有话告禀。”丁山说:“我儿有话禀来。”薛勇道:“爹爹在此,三位母亲也在此,依孩儿之言,反出牢中,杀上金銮,除了武后,更立新君。不行守此待去世。”丁山一听此言,震怒道:“畜生讲这些话来,今日父去世为忠,你去世为孝,母亲为节,仆去世为义,出我一门。”付托刽子手:“将我绑起来!”薛勇无法,也叫绑了。共有三百多人,一齐绑了。家人们大哭,出了监门,来至刑场你看陰风飒飒,杀气腾腾,彻夜屈斩忠良,天怒民怨。樊梨花仰面一看,我不救他,等候何时?口中念念有词,但见云暗天低,一阵狂风,飞砂走石,千大哥树连根拔起,刑场上都立脚不住。吓得那武三思、张君左魂不在身,灯火都吹灭了。樊氏将身一扭,绳子都落了,起在空中,驾住云头,望下一看,正欲救出薛家。再言黎山老母驾坐蒲团 ,心血来潮,屈指一算,说:“欠好了!师傅樊梨花要救薛家,违犯天条。”忙驾云来至长安,按落云头。见梨花作法,即叫一声:“师傅,金牛星合当归位。犹恐你救他,违犯天条。”樊梨花见师父说此言,不敢逆天,即同了师父回山。明凤山莲花洞欧兜老祖在云端上颠末,见一道杀气冲天,望下一看,原来是周天子斩薛氏一家,数该云云。但内有孤儿不应绝命,待我救他。将手一指,带回山去。片刻风息,张君左盘点人犯,独不见樊梨花、薛蛟。恐事延有变,即传令开刀,将丁山等一齐斩首回旨。周天子亦就而已。张君左又奏说:“薛强走避,终有后患,画影图形,随处张挂,捉拿薛刚、薛强,将威宁侯王府拆去,改为铁丘坟。”旨意下:“依卿所奏。”君左领旨,将王府毁为高山,把丁山一门尸骨埋在上面。下面将生铁铸成馒首一样压住,永世不得翻身。有薛家仆人五六人,充作工匠,悄悄把尸体个个排好,一对一对,别的仆人都是乱葬的。

张君左传令到处文文官员,如能拿住薛刚、薛强,出首者官封万户侯;埋没不报者,与本犯一体治罪。旨意上去,到处关津关键,盘问精密,画影图形,随处张挂。铁丘坟四面,武三思命大刀王殿,带三千人看管右边,又命阔斧陈先,带三千人马看管左边,再命儿郎昼夜巡察。如薛刚这厮来上坟,须要拿住,碎尸万段。

再言薛强不到雁门关,欲往西辽。这一日走到八观山,一锣响,走出有数头目,拦住来路,要讨买路钱。被薛强杀败。头目报上山中,说:“山下一人颠末,君子要讨买路钱,此人非常好汉,喽罗被自杀得大北,特来报知。”那大王姓朱名林,有女叫金标公主,守住八观山,官军不敢迎战。朱林一闻此言,震怒,一声付托,备马持槍,带了儿郎冲下山来。朱林逞武扬威,大呼说:“小子不未遂强,俺来了。”薛强瞥见此人,面红须长,手执大刀,身骑高马。薛强将手中银槍,扑面一槍,刀槍并举搭上手,连战三十回合,不分输赢。厥后朱林毕竟抵挡不住,欲待回马,背面金标公主大呼说:“爹爹,孩儿来了。”薛强见这员女将非常仙颜,弃了朱林,来战女将。不上数合,公主将红锦套抛起,薛强措手不及,被她拿住,带往山中,付托绑了,问起姓名。薛强说:“我乃两辽王第四子,出任雁门关兵的薛强即是。”朱林大惊,下阶亲解绳子,扶上聚义厅叩拜:“不知是爵主,误犯有有罪。”薛强回礼。

再说金标公主乃黎山老母师傅,师父付托,与薛强有姻缘之分。当夜与薛强结婚。薛强即在内招兵买马,积屯粮草,待日后报怙恃之 仇。

再言薛刚在天雄山,报说雄霸到。二人上前欢迎,雄霸见了薛刚,痛骂说道:“一身肇事一身当,你遭了弥天的大祸,贻害怙恃兄嫂,一门斩首。现在到处拿你,你还不知。天下不孝之人便是你。”薛刚一听此言,昏迷在地,半日方醒,大哭不止。伍雄说:“破斧沉船,哭也有益,商量一个计谋,报恩要紧。”薛刚那边等得:“吾先要到长安祭祀怙恃。”伍雄拦截不住。薛刚即离别二人,往长安而行。在路果见关津村坊张挂榜文。薛刚白天不敢行走,只是夜行,离开潼关,关尚未开,走到相国寺上马,来见方丈和尚。僧人法名梁乘,僧人说:“三爷好大胆,你看随处张挂要拿你,长安怎能去得?且在寺中住下,俟无机会方好进关。”薛刚心焦,害起病来。这日小僧人来报魏相到寺烧香。掌管僧人出来欢迎,僧人设斋提及丁山受屈而去世,魏相下泪。又说三爷在此。魏相唤来相看。薛刚来见魏相,魏相即说:“你好,做出这种大事,还来上坟。”僧人说:“三爷在此,奈不得进长安。”薛刚说:“晚生无计进长安。进了长安,就不怕他。”魏相抬头一想,公然进不得长安。忽又想起一计,开言说:“贤侄,你要进长安,躲在我轿中进城。”薛刚拜谢,魏相回到府中下轿,唤出薛刚,摒挡各物祭品,一条铁棍子做扁担挑好,天晚出门。魏相付托说:“你祭过了怙恃,不许到我家来,快出城去,恐防有人知觉,性命就难保了。”薛刚挑了物件,来至墓前,非常悲苦。

不知后事怎样,且看下回剖析。

相干栏目:
  • 三侠五义
  • 兴唐传
  • 七剑十三侠
  • 绿牡丹
  • 永庆升平后传
  • 说岳后传
  • 小八义
  • 杨家将
  • 永乐剑侠
  • 雍正剑侠图
  • 隋唐演义
  • 三侠剑
  • 小五义
  • 薛家将
  • 罗通扫北
  • 薛仁贵征东
  • 薛丁山征西
  • 后代好汉传
  • 三遂平妖传
  • 呼家将
  • 薛刚反唐
  • 续小五义
  • 荡寇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