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新用户注册
您地点的地位:古典文学 > 怎样赢利 > 古典武侠小说 > 薛丁山征西 >

第76回 张君左秦府出丑 九炼山薛刚团聚

第76回 张君左秦府出丑 九炼山薛刚团 圆

再言君左弟兄离开银銮殿,银瓶接旨,开读已毕,公主谢恩。张君左弟兄朝见公主,立在两旁,开言说:“臣奉天子命说:‘薛刚走到娘外家处。'望乞放出。”公主说:“列位老师差矣!自驸马逝世之后,朝中大政俱不睬问,你谎奏朝廷,说甚么薛刚?你可速去回旨圣上。”张君左说:“难回诏书,容臣搜明。”公主说:“二位老师不信,听凭搜来。”张君左付托细致检搜,那些军士一齐随处征采。前房后户,高楼后园台阁及到处,俱翻开来,复兴不见薛刚。这张君左好不发急,付托再搜。军士说:“另有卧房,君子们实不敢搜。”君左说:“管什么卧房,速去搜来。”军士奉令赶到卧房,卧房是关的,军士冲将出来,忽听啼声:“欠好了!郡主惊去世床 上。”宫娥出来报知公主。公主震怒,付托家人,将这个奸贼带着,待哀家见圣上发落。张君左弟兄大惊,吓得丢魂失魄,只得恳求。那边睬他,被这班侍女将二人剥下衣带,撤除纱帽红袍,用木锁锁住。公主乘辇出来,将二人带到辇前,来至金銮殿,见了武后,朝参已毕。

公主奏道:“哀家公公秦叔宝,打成唐朝天下,驸马秦怀玉征东平西,战去世疆场,有大功于国。今日张君左兄弟谎奏圣上,来搜薛刚,哀家怎敢珍藏?驸马亡过之后,不论朝中之事,今明显来抢哀家先王钦赐金银,被君左叫狼奴抢得一空,惊去世郡主,前后楼房全行拆毁。乞圣上速拿二贼,以正王法。”天子听奏说:“皇迁就怒,旨下罚张君左兄弟补缀秦府,归还金银。御妹惊去世,弟兄做逆子,奉旨开丧,百官吊奠,奉上坟茔。命忠山王武三思,代朕到皇姑府请罪求恩。”银瓶公主谢恩出朝。张氏虽吃一场大亏,小翠倒有福分,受百官吊莫。另言公主诈了张氏很多金银。将小翠奉上坟茔已过,满心大悦。但久留这蛟儿有益,且又恐有人知觉,欺君之罪不小。只说烧香,将蛟儿带出城外,换了衣裳,叫他走往房州。蛟儿拜谢,径往大路而行。公主往泰安烧香回府。

再说蛟儿在路凄凄切惨,未曾颠末风霜,后面猿啼虎啸,好不畏惧,欲投涧而去世。旁有香山李靖,叫一声:“薛蛟,你不用张皇,闭了眼睛,我送你去。”李大仙同了薛蛟,驾起云头,飞在空中,不用一个时候,离开香山,落下云头。蛟儿拜谢大仙,说:“门生今拜仙为师,教授槍法。”李大仙付托童儿取枣与他吃。蛟儿吃了枣,力长千斤。蛟儿拜大仙为师,教习 槍法,此话不表。再言徐贤叫蛟儿出去祭坟,即丁宁家小往房州,本身在府中,闻得张君左弟兄被秦公主算计,心中大悦。诚恐泄漏,连夜往房州而去。再说江 南徐敬业,即在扬州,以匡扶庐陵王为名,起兵征伐。但朝廷差李孝逸相杀数年,被李孝逸为风纵火,敬业大北,落海而去。报捷到长安,天子大悦,百官送表章上贺,旨下命李孝逸镇守江 南,以防边患。

再说蛟儿在香山习 练槍法已熟,力气富足,欲要下山寻叔父,再见师长。李大仙说:“师傅既要下山寻叔父,我教你道情百首,穿了道服,鱼鼓简板下山,弟兄相会,后去会你父。我日后送槍马来。”这天蛟儿告别下山,一起行来,见一庄房,腹中饥饿,上前往唱道情化斋。有一妇人出来,见蛟儿容颜堂堂,何故吃斋?送白米五斗,钱三千文。这庄客说:“少爷返来。”痛骂蛟儿,喝声:“野道童。”举拳就打。妇人喝住,问起姓名,说是薛蛟。妇人性:“原来是侄儿薛蛟,这是你兄弟薛葵。”惊奇上前相见,诉提及衷肠。蛟儿说:“婶母担心,我同兄弟去房州,拜访叔父。”庄客说:“有人送武器马匹在外。”原来是李靖差仙童送来的。二人一看,说:“好槍马!”薛葵说:“这槍马何人送的?”薛蛟说:“师父李大仙送的。”又提及教授槍法,问薛葵:“你武器马匹有么?”薛葵说:“弟那年在山上游玩,遇见二虎绝对,愚弟去拿这二虎,见它逃人洞中,被弟拿住虎尾,拖将出来,却不见虎,竟变了两柄铁锤,重四百斤,有巴斗大。后山中有一老玄门习 ,锤法亦醒目了。有一匹马是牛头马身,待弟牵出来与哥看。”公然到后槽牵了马,一边拿了锤。薛蛟大悦,说:“兄弟本领高强,好与祖父报恩。克日到房州,访寻叔父,再作讨论。” 

越日,兄弟离别鸾英,鸾英说:“你兄弟路上要警惕。”薛葵说:“母亲担心。”二人飞马来至房州,拜访薛刚,并无着落。在城外饭馆中楼上饮酒,兄弟说得谋利,大笑起来。楼板是旧的,把那些尘土落将上去。上面亦有人吃酒,尘土都落在饭碗内。柏青震怒,喝道:“楼上的狗骨头,多么放肆,什么杂种?”薛葵听见,心头火发,跳起家来,飞奔下楼。柏青、南见亦立起家来。薛葵性急走得快,不意驻足未稳,青石一滑,仰面一跤,跌倒在地。二人上前顶住,将拳打下。吴琦喝住:“不行,他出错跌倒,你要打他,不为豪杰。”薛蛟亦下楼来喝打,听得说这里不入手,薛葵立起家来要打。薛蛟说:“兄弟不行,恐伤了人。”吴琦说:“二位爷不是此地人的口吻。”薛蛟说:“我乃山西绛州龙门县人氏,姓薛名蛟。这是我兄弟薛葵,来房州访叔父薛刚。”吴、马二人听了,说:“原来是忠孝王之后,冒犯了。我四人曾与你叔父结拜为兄弟,我是吴琦,那三位乃马瓒、南见、柏青。”薛蛟大悦。说:“原来是四位叔叔。”同薛葵上前参见,重行吃酒。

越日同薛氏弟兄至王府门首,问黄门官要见驾。黄门官说:“大王在御花圃搭彩楼招驸马。”薛氏兄弟离开御花圃,彩球打中薛蛟,庐陵王传旨宣驸马进朝。问起姓名,薛蛟奏明。小主大悦,说:“原来是忠孝王之侄子。”乃招薛蛟为驸马,与公主结婚。薛葵封为多数督。小主说:“上年你父往西唐借兵,至今未见返来,闻得招为驸马,延误在那边。你二人回家,接你母亲同到房州安享。”薛蛟弟兄谢恩,二人回府。越日薛蛟弟兄,转至陈庄,接了母亲鸾英上去。这日天晚,寓在庙中,羽士访问,说是薛蛟驸马。羽士大惊,留薛蛟歇宿。八宝真人见生人到庙,即上前查询。羽士说是薛驸马,薛刚之侄,并其子薛葵,同夫人寓内。儿郎报知朱林、薛强、薛孝叔侄,二人大喜。即到庙中相会,越日差官先送母亲到九炼山,兄弟二人要出雁门关寻父。

再言薛刚与披麻公主点兵十万,又到西辽请十弟兄。十兄弟的祖上乃征东结拜的周青、姜兴霸、李庆先、李庆红、薛贤徒等,有功于国,封守西边为总兵,世袭镇守。闻薛三爷相请,各助兵一万,李大元、江 兴、江 霸、薛飞、周龙等共有十人,与薛刚拜兄弟,一同来至雁门打开。总兵吴中不愿开关,分兵看管。薛葵震怒,手执双锤,加鞭纵马,飞奔打开,一锤打去世吴忠。众军见主将已去世,四散奔逃,薛蛟斩关落锁,大开关门。薛刚同公主进关到九炼山,咬金大喜,伉俪相会。吴琦、马瓒拜本上房州,见小主阐明此事。小主大悦,即封薛刚为戎马大元帅,咬金为智囊,诏下九炼山。咬金等谢恩。命薛蛟、薛葵弟兄二人解粮,相近州府,如山东、山西、湖、广,均归顾房州,要立小主为帝,灭伪周武氏。

探子报入长安。武三思闻报大惊,忙上本见驾。旨下,命武三思为大元帅,姜通为前锋,马立为后队,带兵五十万,出了长安,旌旗浩大,杀奔九炼山。

厥后不知怎样,且看下回剖析。

相干栏目:
  • 三侠五义
  • 兴唐传
  • 七剑十三侠
  • 绿牡丹
  • 永庆升平后传
  • 说岳后传
  • 小八义
  • 杨家将
  • 永乐剑侠
  • 雍正剑侠图
  • 隋唐演义
  • 三侠剑
  • 小五义
  • 薛家将
  • 罗通扫北
  • 薛仁贵征东
  • 薛丁山征西
  • 后代好汉传
  • 三遂平妖传
  • 呼家将
  • 薛刚反唐
  • 续小五义
  • 荡寇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