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新用户注册
您地点的地位:古典文学 > 怎样赢利 > 古典武侠小说 > 薛丁山征西 >

第83回 盛兰英仙圈打将 美薛孝帅府结婚

第83回 盛兰英仙圈打将 美薛孝帅府结婚

再言兰英小姐闻知哥哥打伤,二兄又被杀败,便来至堂上。见爹爹与哥哥漫谈,走下去问:“爹爹,为何烦闷?”父亲说:“女儿你不知,你兄被他打了一鞭,大受其伤;二兄亦被杀败。故此商量军事。”小姐说:“爹爹,不用忧心,待女儿出去,须要杀尽薛将,以洗三兄之耻。”盛爷说:“不行,你三兄尚且云云,况且于你。不用去。”兰英说:“爹爹不知,女儿有师父教授双刀醒目,且有术数,怎怕他什么高强。定要出战。”盛虎,盛彪听言大喜,说:“妹子既有宝贝,待二兄弟与你押阵。”父亲无法,想道:这女儿不听父言,性命难保,由她去罢。

再言薛营诸将正要打关,又报道:“运粮官薛飞到。”薛刚说:“解粮有功升赏。”又报运催粮官薛葵到了,来至营中,见了父亲,参见已毕。薛刚说:“兵多将众,正缺粮草。”当问:“哪位将军前往攻关?”阁下薛飞说:“小将初到,未有劳绩,待我前往得功。”薛刚大喜,你与薛葵一同前往会盛氏兄弟,付托军士,叫开关门。

兰英得报,说:“都活该了。”小姐下马,手提两口绣凤鸾刀,忙至关前,后随二兄,领导兵将,付托速开关门。一声炮响,开关放下吊桥,冲出阵势,仰面一看,只见一位金刚,手中拿着大锤,喝声:“婆子,看锤来了!”望小姐面门上打上去,犹如泰山一样平常,好不锋利。小姐啼声:“欠好!”把绣鸾刀用力一架,不觉火星直冒,两膀震惊,花容上微有红光。想这大汉力气甚大,不如放起宝物,伤了他罢!算计已定,把手中圈起在空中,念动咒语,青光冲出,指头点定,直取薛飞。薛飞仰面一看,好游玩,原来是圈儿,起在空中,上去有如井栏圈大。薛飞啼声:“欠好了!”那圈望顶梁上打来了,薛飞把头一偏,那边避得及,打中脑门,身子打为肉酱。小姐又将此圈收去。薛葵见薛飞身死,怒甚,把牛头一拍,双锤一同,大呼一声:“妖婆休得逃脱!,我来了。”冲出阵前,把双锤一同。这小姐当不起锤,又将圈祭起空中,打将上去。薛葵见势头欠好,上马望本阵而走,竟打去世牛头。盛兰英呵呵大笑,说:“原是很多夸口,竟不上几合,去世的去世,走的走,不敢出阵会我。” 

这里薛孝对薛蚪说:“此劳绩让了兄罢!今日不替哥哥报恩,不要活着间为人了。”飞身下马,怒气冲发,直追上去。这小姐仰面一看,见来的是划一后生,貌若潘安,美如宋玉,我枉活着间,若嫁了此人,福星高照,开言说:“小将军,你是何人?姓什名谁?乞道其详。”薛孝说:“你要问小爷之姓名么?吾乃雁门关总兵薛强之子,忠孝王之侄,薛孝即是。”小姐说:“原来是元勋之后裔,俺家本年十六岁,我父潼关总兵,奴家尚未配人,意欲与小将军结丝萝之好,况你也是总兵之子,奴乃是总兵之女,正是天赐姻缘,未知允否?”薛孝听了,震怒说:“好一个不识羞的贱婢,你把我薛飞叔父打去世,小爷要报恩,谁与你这贱人结婚?休得胡 言。看槍罢!”提起一槍,直望咽喉刺出去。小姐把刀迎住说:“小将休得痛恨,你的性命,系在奴家之手,你若依允,奴家与父兄商量,降服佩服献关。如其不允,我把指头取出宝圈,就要取你性命了。”放起圈来,小姐那边舍得打他,便把指头点定。薛孝大惊说:“既然是小姐盛情,待我归去与叔父探讨,再来议亲。圈子不行打下。”小姐说:“没关系,我指头点住,不上去的。”心中不堪欢腾说:“小将军说一是一,驷马难追。你且归去,嫡来议亲。”薛孝怕圈子凶,只得回军。薛蚪说:“兄弟好造化,在阵上配了一个绝色美人。”薛孝说:“圈子锋利,哥哥休云云说,委曲答允了,与叔父盘算,除了此女,潼关可破矣!”二人同诸未来到寨内,见了薛刚,阐明此事。薛刚震怒说:“畜生,打去世薛飞,不报其仇,反与仇人对亲,何况薛飞哥乃西辽借来的将,今被她伤了。要你这畜生何用?”付托斩了报来。左右将薛孝绑定,正要推出辕门,众将见元帅肝火不断,不敢上前相劝,只要程咬金说:“刀下留人。”对薛刚说:“元帅不用发怒,老汉有一言相劝。”薛刚说:“翻戏岁有何言语?快快说来。”咬金说:“潼关盛元杰乃忠实小人,何况他女儿貌美,又有宝圈阻住潼关,我愿何日得遂?父兄之仇难报,何况王谢巨族,恰好立室。若进了潼关,长安指日可破矣!你弟只生一子,若斩了他,伤其伯仲。依老汉言,待我唤孙儿程千忠为媒,以成秦晋,共破伪周,此为良图。”薛刚听了甚喜,公然我失于检核检束。乃开言说:“付托放绑。”命薛孝拜谢咬金。再言盛兰英见薛孝回军,即收了圈子,走进关来见父亲,盛虎、盛彪兄弟二人在关外押阵,见妹子打去世了薛飞,打走薛葵,心中大喜。又见妹子竟与薛孝擅自对亲,心中震怒,见妹子进关,也离开堂上。见了兰英,二人各拔出宝剑来要砍。兰英着慌,亦拔出剑挡住。盛将军喝住。盛虎说:“这贱婢云云不知耻?”将阵上擅自对亲,逐一说上。盛将军说:“孩儿你不知为父的原是大唐臣子,今武后灭唐改周,武三思丧师辱国,又失三关,面前目今小主在房州,不久为帝,岂非我助周不可?何况薛氏兄弟,世代忠良,至心报国,武后将他满门斩首,岂非他子孙不要报恩么?你妹子之师金刀圣母曾对父言,厥后她与薛孝有姻缘之分,宿世已定,孩儿不用云云。”盛虎听了,默不作声。盛龙说:“妹妹明媒正娶才好,在阵上私对,难道苟合,还要三思。”忽有军士报进关来,说:“关外有世袭鲁国公程千忠千岁要见。”将军说:“他带了几多人马来?”军士说:“一马,四个仆人追随。”将军说:“既云云,大孩儿出去请出去。”盛龙领命,接历程千忠来至堂上,主宾相见。程千忠亦有七旬之外年龄,胡 须皆白。盛将军即时见了程千忠,说:“千岁到关内,有何见示?”程爷提及求亲之事,要与薛孝为媒。盛将军满口答允,将庚帖送过,程爷接了回营。越日薛刚亲送薛孝同诸将进城,正是黄道谷旦,关内结彩迎亲。这天就在帅府结婚,即令潼关扯起忠孝王旗帜。停搁了半月,起兵竟往临潼关,离长安有二百余里。这镇守总兵官名陈元大。这一日升堂,有探子报进说:“老爷,欠好了,薛刚冲破潼关,已来临潼关了,请令决断。”陈元大见报各关已失,提心吊胆,惊惶失措,意料此关难以反抗大兵,何况兵微将寡,不如上表到京求救。城上多加兵卒,严巡防卫,坚闭关门,不与他交 战,待朝廷援军到了,然后出关。差官连夜到京,见武三思说:“薛刚冲破潼关,事在危殆,乞千岁奏明圣上,兴兵派救,守旧临潼,以阻薛兵。”武三思听了大惊,现在延误不得,上殿奏知天子。武则天见本,心惊胆战,忙问:“差官,薛刚反贼怎能到得潼关?”差官奏道:“薛刚先居临陽,起兵三十万,锐不行当,冲破三关,潼关总兵盛元杰献了潼关,与仇人共做婚事。今兵已来临潼关前了,请旨决断。”武后传旨,若有人退得薛兵者,封为万户侯,两旁文武缄口不言。连问数次,并无人允许。武则天震怒。班中闪出武三思奏道:“臣闻大厦将倾一木难扶,目今堆栈充实,国都虽有兵十万,并无良将,陛下遍悬榜文,有人退得薛兵,重爵荣封,彼必着力,以解其厄。”武则天说:“此言有理。”一壁将圣谕张挂讫,一壁整理戎马。

不知后事怎样,且看下回剖析。

相干栏目:
  • 三侠五义
  • 兴唐传
  • 七剑十三侠
  • 绿牡丹
  • 永庆升平后传
  • 说岳后传
  • 小八义
  • 杨家将
  • 永乐剑侠
  • 雍正剑侠图
  • 隋唐演义
  • 三侠剑
  • 小五义
  • 薛家将
  • 罗通扫北
  • 薛仁贵征东
  • 薛丁山征西
  • 后代好汉传
  • 三遂平妖传
  • 呼家将
  • 薛刚反唐
  • 续小五义
  • 荡寇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