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新用户注册
您地点的地位:古典文学 > 怎样赢利 > 古典武侠小说 > 薛丁山征西 >

第84回 驴头揭榜认太子 梨花仙法斩驴头

第84回 驴头揭榜认太子 梨花仙法斩驴头

再言西番莲花洞历辰祖师,这一日在洞中,驾坐蒲团 ,屈指一算,知道武则天有丧国之变。忙唤师傅薛驴头到来说:“你在我山中一十八年,力长千斤,槍法醒目,命你下山到长安,见你母后,领令前往,捉拿薛刚,不行伤他性命,牢牢记取。”薛驴头跪在地下说:“门生不知,望师父阐明,好去认怙恃,以退薛兵。”师父说:“你不知,但你父薛敖曹与武后交 好,生下你来,将你抛在金水河中,我救你返来,教授槍法。你母后被薛刚冲破潼关,事在危殆,作速前去。”驴头拜悟,带了火尖槍,骑上狮子马。师父又与一件宝物,名曰飞锉,提倡拿人。驴头离别师父,上了狮子马,把马一纵,四足腾空而去。不片刻已到长安,落下云头,离开朝门,果见榜文。命军士转达武三思,三思闻报,正在用人之际,忽忙请见,提及来由,一齐离开朝门。驴头朝见。说:“母后在上,臣儿朝见。”武后一见其人异常,驴头人身,道童梳妆,因问道:“因何称朕母后?”驴头奏说:“臣父薛敖曹,前母后宠 幸,自后生下臣儿,抛在金水河中,被师父救去,今已长大。我奉师父命下山,与薛刚交 战,力擒到他,以扫灭薛兵,天下升平。”武则天听了,不觉心中大悦,封驴头太子为戎马大元帅,张昌宗为智囊,起兵十万,出了长安,来至临潼关。总兵陈元大出城欢迎,接进千岁并智囊。到了帅府上马,摆酒拂尘。他们几个俱是一样款式,你道为何?原来都是酒色之徒。二人一到,就接了几个妓女前来陪酒。一个叫做当场滚,一个叫做软如绵,筵席间就在帅府房中行乐,二女极端逢迎。越日问陈元大,薛兵到关几日?陈元大说:“前很多多少日到的,打关几日,并未发兵迎战,紧闭关门。今千岁到了,传令开放迎敌。”太子说:“且慢发兵,只是吃酒,夜间多唤几个陪妓。”陈元大应诺,逢迎得驴头太子不亦乐乎!智囊张昌宗对安童二人说道:“朝廷用酒色之徒为将,国度休矣!武后年龄甚高,其情不忘,不如弃了周朝,去投南唐,此事怎样?”安童回说:“老爷之言有理。”当夜主仆二人逃出潼关,竟往南唐。

再言薛刚领了全军,在关外对诸将曰:“本帅发兵以来,未亲临交 锋,今已得三关,临潼关待本帅亲身讨战。”诸将皆曰:“元帅发兵,小弟同为押阵。”薛刚大喜,携同徐青、余荣离开关前,诸将随后随着,即付托军士叫骂。那城上兵卒报主将晓得,大兵已到三次,你等闭关不出,今若再不出战,要攻破城头。驴头太子正在吃酒,听了此言震怒,付托备狮子马,抬槍顶盔披甲。梳妆已毕,来至关前,付托放炮开城。一声炮响,大开关门,一马冲出,放下吊桥,来至阵前。陈元大携同全军分立双方。薛刚仰面一看,见来将生得异常,莲蓬嘴,尖耳长鼻,铜铃眼,头带紫金盔,身着锁子乌金甲,座下一匹千里狮子马,声如雷鸣。那将喝一声:“谁敢前来纳命!”薛刚震怒,飞立刻去,把手中棍一同说:“留下名来。”太子说:“孤家乃当今武后所生驴头太子是也,可知孤家槍法锋利么?严扑面一槍,向前心刺了出去。薛刚将手中铁棍往上打将已往,带转马来回击一棍。太子把槍一架,一来一往,战有二十回合。驴头念起咒来,祭腾飞锉,一道红光,黄金力士平空将薛刚拿住,只剩得一匹马。薛葵见父亲被拿,大慌,飞马出阵,不三合又被红光拿去。徐青、余荣啼声:“欠好了!”双马齐出,来战驴头,战到十余合,又见红光飞出,大惊,借土遁而回。驴头太子打失利鼓回朝。这里诸将面面相视,作声不得。咬金见此,堕泪说:“这次拿去,性命不保,则复仇之事休矣!”薛强护粮到此,听见兄被拿去,欲同薛蚪、薛孝上去救护。徐青知道陰陽,屈指一算,说:“列位将军,元帅拿去没关系,自有神仙相救,嫡必到,指日临潼可破。”薛强说:“果有此事么?”余荣说:“陰陽算定,一丝不错。”薛强无法,将信将疑,收军回营。

再言驴头太子打失利旗,拿了薛刚父子,装入囚车,解上长安,候朝廷发落。陈元大设酒筵庆祝说:“千岁拿了巨魁,劳绩不小。”太子说:“孤家嫡捉尽了薛氏,凯旅回京。”当日就在相府行乐。

再言囚车解薛刚父子在路上,薛刚拊膺切齿。樊梨花在云端走过,被五鬼星怨气突入云头,即望下一看,方知薛刚父子有难。待我救了他。一阵风将薛刚父子提出囚车,往临潼落下云头。薛刚见是母亲,躬身下拜:“母亲久别多年,今日怎得来救孩儿?”樊梨花说:“孩儿你不知,驴头邪术多端,待为母除了他,好进长安。”正在闲话,儿郎报进营中说:“元帅返来了。”薛强等大喜,同众将出来接进营中。薛强参见母亲,薛蚪兄弟参见祖母,众将又过去施礼。

再言解囚车军士见微风一阵,闭眼难开,风息一看,不见了薛家父子,各人忙报答与太子。太子一听此言,震怒说:“今次拿住,立刻斩首。”传令开关,一声炮响,关门大开,冲出阵前,一声大呼:“快叫叛贼早早出来会我。”这里探子报进营中。薛刚震怒。樊梨花说:“孩儿,不用挂记,待为母出去斩他。”薛刚甚喜,点齐大队人马,离开阵前。驴头太子仰面一看,原来是一员女将,说:“何不叫薛刚出来。你是妇人,有甚本领?枉送性命。”梨花震怒,把手中剑扑面砍来。太子把槍一架,战无数合,太子祭腾飞锉,红光一道冲起,被梨花把手一指,红光倒望后去了,梨花随后把袖一张,将飞锉收了。驴头见她收了飞锉,震怒,把手中槍向前刺来。梨花把槍一指,槍已落地下,两手动摇不得。梨花遇上去,将剑将驴头砍去世。薛刚见母亲砍去世驴头,付托诸将抢关。陈元大闭关不及,诸将即突入关中,将陈元大杀去世,取了临潼关,立起忠孝王旗帜。樊梨花对诸将说:“我不染尘世,今救了吾儿,我去了。”一阵清风,回山而去。

不知后事怎样,且看下回剖析。

相干栏目:
  • 三侠五义
  • 兴唐传
  • 七剑十三侠
  • 绿牡丹
  • 永庆升平后传
  • 说岳后传
  • 小八义
  • 杨家将
  • 永乐剑侠
  • 雍正剑侠图
  • 隋唐演义
  • 三侠剑
  • 小五义
  • 薛家将
  • 罗通扫北
  • 薛仁贵征东
  • 薛丁山征西
  • 后代好汉传
  • 三遂平妖传
  • 呼家将
  • 薛刚反唐
  • 续小五义
  • 荡寇志